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人生不止为自己 : 一个十二年资深断叉人士的心路历程

人生不止为自己 : 一个十二年资深断叉人士的心路历程

人生不止为自己 : 一个十二年资深断叉人士的心路历程

离手术的日子还有一个月,心态愈加时好时坏,一会儿很乐观地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严格进行康复训练,加之医学水平也提高了,手术没有之前那么复杂,一定会更好的;一会儿又很迷茫地想:我这是为了什么要受这份罪啊,再好能有多好?不过是一个看不出来的瘸子罢了。动个手术要放下工作要把娃扔给父母,短时间内不能轻易碰娃,真是麻烦自己麻烦别人……真是太纠结了!

我受的伤,工作后认识的许多人都不知道。这要追溯到十三年半以前,我才大一的时候,练跆拳道时出了意外——一个腾空横踢分心了,落地时左腿用力不当,将前十字交叉韧带震断,道友说就感觉当时整个练功房都震起来了。那个时候不懂,只以为是普通的伤筋动骨,想着休养一下就好了,谁知一年多了也不见痊愈,膝关节总是痛,根本没法好好练跆拳道,才决定去医院检查。

这次检查真是大长见识:做了核磁共振,以前只知道CT和X光;知道了膝盖里有一条韧带叫前十字交叉韧带(以下简称“前叉”),在膝关节的旋转动作中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由于拖得时间太长,断了的韧带缩了回去,早已被自身肌肉吸收殆尽,连带着半月板也受到了损伤(这是前叉断裂不及时治疗的必然后果)。

听了医生的解释后我知道这个手术根本逃不掉,就在大三那年做了关节镜手术,手术包含两个内容:韧带重建和半月板修复术。手术的过程依旧历历在目,各种痛苦和别扭难以忘怀:术中听到电钻的声音让我心慌慌,不过是半身麻醉还被麻药整得七荤八素要求医生打乙醚让我睡着,对镇痛泵严重过敏吐到把胃酸都吐出来,术后躺床上头一个月感觉自己是个废人……医生说的话更是一辈子忘不了:从这头抽一条肌肉,再从那头抽一条肌肉,折四折接起来,钉在骨头上,这条韧带就重建好了。手术费用那时是两万元,作为学生感觉很对不起爸妈要花这个钱,还哭得稀里哗啦的。

掐指一算手术的日子正是十二年前的十月份,这十二年来并未真正感到痊愈过,总觉得膝盖是飘飘悠悠的,站久了左腿很累,也放弃了跆拳道,改去跑马拉松,体力倒也还可以,就是走路时其实一直蛮小心的,外人看不出来,只有自己知道,所有有时候会注意力不太集中,那是因为我总有一部分的注意力在我的腿上面。我的人生就此改变,先不说跆拳道的梦想破灭,大多数时候不能和大家蹦蹦跳跳地集体活动,自信心和人际关系怎么可能完全不受影响?

其实既然知道自己的腿并不能算痊愈,也早该去医院看的,可是人有时候就是那么的讳疾忌医:我怕医生告诉我韧带又断了,又要动手术。便自找理由说,总归是动过手术的腿,跟常人不一样的,弱一点也正常的,我这不还能运动运动跑跑马拉松吗?甚至破罐子破摔地想,到老了这条腿只怕是要残了吧!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混下去了,混到最近就是状况频出。

仔细回想起来应该是四年多前第一次有这种情况:我只不过是跳了一下,还是双脚着地,瞬间左腿痛得无法动弹,脚掌不能碰地,当时发现腿似乎不能曲也不能伸直,就一跳一跳地先上了回单位的面包车。然后我想了解一下我到底能伸直到什么程度,就慢慢地慢慢地将腿伸直,只听到“咚”得一下,感觉似乎是错位的骨头归位了,果然再伸伸腿走走路时就跟没事人一样。一开始是几个月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情,直到最近出状况的频率高得离谱,最多时一个月内三次,而且什么动作都能引发:比如匆忙躲避飞驰而来的摩托车、不小心踩了个斜坡,穿着高跟鞋走快了、甚至是翻身起床时姿势不对……都能引起这种“错位”。

且我已经验丰富,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状况,立刻原地不动,轻轻地、慢慢地将腿伸直,听到“咚”的一声,即可调整归位,不吃苦头。我原本还想逃避这个问题的,只是有一天和跆拳道教练谈人生谈理想时,教练说韧带哪有那么容易再断,劝我还是去医院确诊下为好,我才下了“很大”决心再去医院看看,emmm…果然昔日男神的一句话比什么都管用。

现如今信息发达的世界,什么信息都能网上找,我在网上查到了我出的状况,医学上有个名称叫“绞索”,也看到有人说自己一再绞索到最后就卡死了直接120送进医院,对此后果我深感忧虑。

我还加了个微信群,群里都是前叉断裂的“叉友”,一个群300来个人,群主说这样的群有十几个了……通过大家的沟通交流,立马就成了半个专家:我知道了前叉和半月板的关系,我也知道了所有的保守治疗都无一例外地以失败告终。

我还知道了重建韧带其实有三种方法:

第一种是最常见的,也就是我上次手术时采取的方法,即用自体肌腱重建,这种方法的优点是费用少风险小,但是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让恢复时间变长,而且,就我个人感受而言,总觉得左腿少根筋,不怎么舒服;

第二种是人工韧带,运动员最常用,恢复最快,缺点一是费用高,因为人工韧带都是进口的,二是人工韧带有使用寿命,早起人工韧带的使用寿命是二十年,最近第一批已经到期,也不知道现在一个个都成什么德行了;新型的LARS人工韧带理论上没有使用寿命,实际因为投入使用也没几年,没有数据说话;

第三种是异体韧带,就是从遗体上取下的韧带或肌腱(一条腿够好几个人用的),优点是恢复快,无使用寿命,时间长了还能被自身细胞慢慢替代,缺点费用高,和人工韧带差不多,另外有可能产生一些术后并发症(概率很低),因为不是代谢类的器官,所以没有因为排异要永久用药一说。

几天后去医院确诊,情况其实也没有我想像得那么糟糕:半月板无事,重建的韧带松弛。

但是松弛其实也和断了性质一样吧,可能因为半月板没坏所以正常走路不会有疼痛的感觉,之前还有人问我是不是这几年跑马拉松把腿折腾坏了,现在从半月板的情况看来说明我没折腾我的膝盖。总之想要治疗一场手术又是免不了,因为之前的失败,现在对自体重建的韧带没什么好感,医生还说再重建就要从脚踝抽肌腱了,恢复时间更长,我综合考虑了各方面因素决定用异体韧带。安排好工作和娃的事情后,决定十月份动手术。

话说十几年前的技术和要求确实不一样,我刚加入微信群时说我十几年前就做了这个手术,如今准备回炉重造时,大家都跑过来看稀奇,甚至有人问十几年前就有关节镜手术了?看着大家在热烈讨论康复状况,唯恐落后于平均水平,想想我当年除了术后第一个月锻炼了一下,后面就觉得慢慢好转,就没正儿八经做个康复训练,也活该多年后松弛了要重做?

我记得以前我每个月大概也就能弯曲60度,三个月后才能全蹲,现在医生在术后第二天就盯着你下地了,一个月就要曲120度了。看来我这次一定要严格训练,跟上进度才是啊!而且我的结论是,康复训练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比如将膝关节肌肉练到显著优于常人才能保护好这条前叉韧带?

说来也怪,自从决定去医院检查后,我的膝盖突然踏实了起来,一般走路不打飘了,绝对是十二年来状态最好的时候,有时候真怀疑这条腿是否有独立的思维,怕要动刀子所以表现给我看。但每当我质疑是否有手术的必要时,现实立刻给了我无情的打击——不过是从蹲姿变成站姿,就绞索了;更是不止一次趴在床上瞎晃腿的时候发生了绞索。(腿说:让你抖腿!让你再嘚瑟……)

最近我时常会想,我做这个手术的意义到底是什么?生活可以完全自理,走路健步如飞,你不说鬼知道你腿有毛病呢!虽然不能从事对抗性运动,但还可以跑马拉松。似乎没有必要去受这个罪,但是就理所应当逃避自己的伤病吗?思来想去,理由只剩下一条:为了保护家人!终究,这是一颗不定时的炸弹。年初我妈抱着娃走楼梯时绊了一跤,为了保护抱在手里的娃,把自己弄成了膝盖骨折。

我无法想象,如果绞索发生在我抱着娃的时候,本身就是瘸子的我既保护不了自己也保护不了手里的娃。如果哪天我也绞索到卡死,在慌乱中去了医院,身边的人都会为此乱套。都说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那么就先把这个产生“如果”的因素去掉吧!

说个小笑话:听说有十三点兮兮的医生在手术的过程中,把抽出来的肌腱拉得老长给病人看,这是想让病人受点刺激好让他不敢再瞎折腾自己的韧带吗?

后续会有文章记录康复训练的酸爽,期待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人生不止为自己 : 一个十二年资深断叉人士的心路历程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测量膝关节康复角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