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前叉之家
获取更多前叉康复的实时资讯!

致敬回归!职业球员亲述如何走出前交叉韧带伤病

范戴克面前的,是一条漫长、孤独而艰难的道路。这名利物浦中卫会觉得看不到这条路的终点,仿佛置身于暗无天日的隧道,没有指引前进方向的灯光。我也曾走过同样的路,在日复一日、周而复始、长达数月的复健过程中,无法与队友并肩作战。对于一名足球运动员而言,这是职业生涯挥之不去的阴影。

 

1、损伤

在《Match of the Day》的演播室中,我同伊恩-赖特一起观看了利物浦与埃弗顿那场2-2的平局。目睹皮克福德对范戴克的粗暴铲断时,我脱口而出:“完了,他的前交叉韧带出事了!”对他受到撞击、翻滚在地以及膝盖着地的惨状,我是如此熟悉。毕竟,那种痛苦我也深有体会。

 

首先,对于范戴克和利物浦来说,这无疑是沉重的打击。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他们都将深受其苦。本赛季英超联赛的开局风云诡谲,无论是进球还是失球都不可思议。利物浦也深陷于这种疯狂的局面。然而不管怎样,这个荷兰人不但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守球员,也是队伍的粘合剂。他在队伍中的存在感十足,所有人都期盼着他回归赛场。

 

好消息是,范戴克将会王者归来,会像以前那样迅捷、锐利、球技娴熟。前交叉韧带的伤病不会再像上世纪80年代及以前那样,威胁运动员的职业生涯。我从那次伤病中恢复之后,立刻迎来了职业生涯中进球最多的3个赛季。我仍然需要通过拉伸和举重让右膝足够强壮,尤其是在寒冬之中。但是自手术以来,我的膝盖就再也没出过问题。

 

没那么好的消息是,尽管足球运动在医疗、运动科学和健身方面已历经数次革新,复健还是没有捷径可走,需要花上一段时间。伤员仍然需要至少缺席6个月的比赛。比起身体,精神上的恢复会更加困难。作为一个足球天才,你刻苦训练,为足球作出了巨大牺牲,现在你要暂时离开这项事业,这会让你心神俱疲。

 

让我们过会再来说这个,先让我通过自己的经历,讲述范戴克将要面临的挑战。我相信这也能带来些许宽慰。我当时没有遭遇铲抢,而是跳起与利兹联的守门员约翰-卢基奇争夺一记过顶球。我没能控制好落地的姿势,膝盖发出了砰的一声。

那是1992年的节礼日,我所在的布莱克本坐镇主场。那天我打进2球,赛季进球数达到16个。但属于我的圣诞节狂欢来到了尽头。膝盖受伤后,我带伤作战,但是砰砰声开始化作疼痛,最终我的膝盖骨感到剧烈的刺痛。第83分钟,我被替换下场。范戴克的情况与此类似,他明显感觉不适,只不过他还能自己走出球场。这是肾上腺素在发挥暂时的作用。

 

2、开始康复

回到家中,我的腿已经装上了支架。次日早晨,我回到俱乐部检查伤情。我觉得难受,膝盖肿了起来。即使它已经被固定住,我还是知道情况不妙。布莱克本的队医不能百分百确信是前交叉韧带的问题,由于肿胀和其它一些原因,我们决定推迟手术——事后来看,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我尝试做了一些康复运动,试图让膝盖恢复力气,让它看上去没有受伤。那时的我抗拒手术,探索着每一种替代方案。我还服用布洛芬来镇痛。我并没有真正在训练中上强度,膝盖伤情始终困扰着我。在1月6日对阵剑桥联的联赛杯中,我披挂上阵踢了32分钟,直到在一次接球时我的膝盖彻底崩溃。

当地专家再次对我的膝盖进行了一次简单的检查,却只是让我好好休息。我再次尝试训练,却不见效果。

 

已经没有多余时间可以浪费,我前往剑桥,拜访了一位名叫大卫-丹迪的外科医生。他立刻给出了诊断:“你的前交叉韧带撕裂了,需要进行外科手术,再用6个月的时间来康复。”他甚至不需要进行扫描,只是以我的膝盖为轴进行测试,看看它是否还能动。就是这么简单。

 

几天之后,丹迪才能腾出手来给我做手术,因此我与理疗师先回到了布莱克本,向主教练达格利什汇报了这个坏消息。接着我厘清了眼前的局面:直到下个赛季,我都踢不了比赛了。在那个时间点,你只想赶紧把手术搞定,然后进入休养模式。

 

然而手术仅仅是一切问题的开端,本来我计划在医院里待上2天,然而就在我将要出院启程、返回布莱克本的早晨,我感觉不适。我先后叫来了护士、一名医师和专家,想着:“呃,情况不妙。”我的身体里出现了血块。他们不得不把我的膝盖切开,挤出血块。之后的2周,我继续待在医院里,并一直服药。

 

3、艰难的时光

在支架的帮助下,我走出了医院,即使吃了止痛药,还是感觉不舒服。这就是艰难时光的起点,你仿佛置身于暗无天日的隧道。我这么说,不是有意要强调我的沮丧或是想把这种情绪传染给其他人,只是我当时真的真的是沮丧极了!你想成为球队的一员,却被排除在外,做不了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这简直是糟透了!

 

接下来的工作属于理疗师。如今俱乐部的后勤体系愈发精细复杂,更加重视运动科学和精神健康,不过理疗师还是那个与你朝夕相处的人。一些理疗师像是苦大仇深的阿姨。诚然,他们所要处理的是非常切实的事,但是他们同时也要确保运动员拥有愉快积极的心态,避免让康复过程显得千篇一律。你还可以向他们发泄情绪,释放压力。

 

当你眼睁睁地看着其它球员出去训练,而你只能与治疗室里的机器作伴,你的情绪会陷入低潮。你热爱比赛,想要投身其中,但是什么也做不了。你会觉得进展是如此缓慢,因而很难集中精力。你眼前摆着一个个目标:在无人协助的情况下行走、回到草地上、在没有身体接触的情况下踢球、转动身躯。

 

为了能踢上球,在康复过程的早期需要费上几个月的时间。复健项目包括游泳、无休止的举重、训练肌肉、拉伸腘绳肌肌腱、交替使用单腿站立(为了锻炼平衡能力)。比起上场比赛的时候,这时的你会受到更为严格的限制。你必须更注意饮食。由于没有一周双赛,大量的能量无法通过高强度运动来释放。

 

记得年幼的时候,我读过比尔-香克利的故事。作为现代利物浦的缔造者,他完全无视麾下的伤员,就因为他们无法为他效力。也许那是一种激励球员的手段吧!如今俱乐部对球员施以更多的关怀,不过一线队与其他球员之间还是存在隔阂。会存在一个团体,身处于这个团体,你们才能一同分享比赛和训练课的故事和经验。

 

你可以与那些球员一样驾车驶入训练场,一起用餐,晚上一同出游,成为朋友和同事。但是到了真的到要干活的时候,只剩下你一个孤家寡人。在顺利的时候,你会羡慕他们能上场比赛。在不顺利的时候,无法为球队出战的罪恶感便涌上心头,尽管那不是你的错。我确信这份孤独扎根于人性之中。

 

在布莱克本,我会在现场观看所有主场比赛,偶尔我也会前往客场助阵,为的就是改善心情、保持参与感。与此同时,你会不停地扪心自问:“我还能回到从前的状态吗?我还能像从前那样迅捷吗?我还能像从前那样面对抢断全速推进吗?我还能像从前那样高高跃起吗?”你总是忍不住去想这些。

 

4、再次手术

在大手术后的6到8周,我不得不再接受一次手术,尽管这是从一开始就计划好的。我的膝盖装了4根钉子,其中有2根是临时的,需要之后取出,但是没有任何后遗症。我的膝盖感觉焕然一新,身体也感觉棒极了。在余下的职业生涯中,我每天都要进行锻炼和拉伸。有一说一,这并不算什么难事。

只有当你以全力以赴的姿态回到比赛中,确认自己已经彻底恢复后,忧虑才能一扫而空。我对这一切渴望已久。在1993年夏天,我踢了一些季前赛,在一些比赛中踢个30来分钟,并确信我已经做足了准备。在每一周的训练中,我发挥良好,不过达格利什还是不让我首发。他只是把我放进大名单,每场比赛让我踢10到15分钟。

 

我敲开他的门,问他:“你打算什么时候正式启用我?是时候开始了!”我回归赛场后的第1个进球发生在8月。在圣詹姆斯公园球场,我对阵我自己私下里支持的纽卡斯尔联队,下半场我朝着加洛盖特看台的方向进攻。我从后场向前冲刺(没有失去我的速度),并完成最后一击(我仍然可以得分!)。在这样一个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我感觉到,全都回来了。涌上心头的欣喜之情,让所有与理疗师作伴埋头训练的日子收到了回报。

 

直到9月下旬我才重回首发。我感觉良好,膝盖结实。尽管首发时间被推迟让人心烦,然而回过头来看,那其实是达格利什所能作出的最好安排。他早已安排好了一切,知道我必须轻装上阵。

职业球员亲述如何走出前交叉韧带伤病

职业球员亲述如何走出前交叉韧带伤病

我最想对范戴克说的,就是在这段时间中,要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接受现实,要对自己要有耐心。我相信他能做到。他一直是一个笑对人生的男人,是一名杰出的职业球员。在利物浦全队的支持下,他会从这段经历中受益匪浅。几个月的艰难时光不可避免,但曙光终将重现,他会回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球场。我祝他好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致敬回归!职业球员亲述如何走出前交叉韧带伤病
分享到: 更多 (0)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加入最活跃的前叉康复交流论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