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我与足球的故事

本文投稿自叉友幸运土猫

我爱足球,不是一般的爱…从小时候看电视,15岁开始踢(起步晚),到37岁右膝关节前十字交叉韧带踢断…现在只能看别人踢。不是一般的爱…

我家老爸也是一个球迷,在我10岁左右时,经常半夜三点爬起来看意甲,有时候还拿录像机录下来白天看。我偶尔也凑热闹陪他看两眼。进球时,他高兴得吼起来,打不进的时候一样要吼。

他还会给我慢慢讲述,尤文图斯、帕尔马、佛罗伦萨…还有当时如日中天的AC米兰,我就记得有一个满头小辫子的黑人4号,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但奇怪的是,我最喜欢的球队是当时默默无闻的国际米兰,只因一个镜头…一个长相普通中年男人坐在球迷看台认真地注视着自己支持的球队,此时韩乔生解说了一句:“这是国际米兰的球迷”。

不到5秒的镜头。那个中年男人的眼神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专注、坚毅、忠诚!和其他的豪门球队的球迷没有任何区别。为什么一支成绩平平,没有超级巨星,甚至没有任何亮点的球队,我却在那一秒爱上了它…小学时,我成绩一般,没有才艺,很瘦,很听爸爸妈妈话,从来不会迟到,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完成家庭作业,天天都会喝完一大杯牛奶。有时候在学校也被同学欺负,但我回家后都不会告诉父母,因为他们说过“要学会忍”…除了家人关心,在学校基本上没有朋友,老师也不会关注我这种成绩中等且没有什么特点的学生。开家长会时,老师对父母没有什么说的,但总有这么一句:“这娃娃还是很乖的”。爸妈似乎很满意我的这种样子…而我…隐隐地幻想着有一天也像国际米兰一样…

94年,世界杯,我开始和父亲一样熬夜看球,也许是受长期看意甲的影响,我成为了意大利的“死忠粉”。决赛被巴西压制整整120分钟,帕柳卡一次次扑救把意大利救回到悬崖边缘,一次次护卫了狂风暴雨下的星星之火,我敬佩这样的斗士!即使结果只是一个巴乔的忧郁背影,和整个巴西队的欢庆狂奔。那时初中,我还是一个比较听话的孩子…

15岁,高一,八中。当时的重点高中,但由于我中考分数仅仅只是超过一点点,被分在了重点高中的一个最普通的班。李磊,我们班长,只当了一个月就被班主任免职了,原因是经常逃课踢足球。他踢过“三好杯”,当年贵阳最牛X的足球比赛,绝对主力。刚开学一个星期,他就开始在班里面组建球队。

我说我从来没有踢过足球,干脆当个守门员吧。我和他关系好,经常在学校后门旁边的巷子里抽烟,所以每次踢球我都可以首发。浣纱小学,我的第一个足球场,水泥地,上面有一层薄薄的黄泥巴,根本没有任何绿色,倒地时手肘和屁股生疼,直到现在还有一颗泥巴嵌在我的右手肘的肉里,黑色的。

一次我们一班对阵二班,场上形势非常焦灼,气氛紧张得不行。二班禁区弧顶一脚远射直朝球门飞来。

我做出了在我脑中重复想象了千万次,但从未做出过的扑救动作,我用力蹬地,右横向飞出,手臂伸展到了极限,在球即将进网的0.01秒前,用手掌将球挡了出去。落地的瞬间,我听到了全场队员的欢呼,看见了他们不可思议的表情,队友纷纷拥过来“好球!你这个动作和电视上的一样!”我仿佛瞬间移动到梅阿查大球场,听见了全场欢呼,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感觉太好了…一球成名!后来还有其他班的请我去帮他们,就像现在请的外援。课间或是在校门口抽烟的时候,很多人都聊起我,夸我,甚至还有几个女生。我迅速跃居年级第一门将,自信心爆棚了。

从此,认识我和我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杂。不光是踢球,打游戏机,泡网吧(当时还不叫网吧),学会了和女生说话…觉得高中生活是五颜六色的。但有一样是黑色,学习成绩。第一学期9科加起来293分(900满分),语文最高,59。没有一科及格。面对成绩单和老爸老妈怨恨的眼神,我心里有一点愧疚,有一丝悔意,但一回到学校遇见队友、朋友、女友,很快便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仿佛只有和这些“友”在一起才能找到真正的快乐,不想回家。

上体育课,在操场上用排球来当足球踢,球踢到堡坎下面,我看都不看,直接跳下去捡,左脚一脚踩在球上。照X光,脚踝和小脚趾两处骨折,完蛋…休学半年。

16岁,腿好了。我仍然读高一,李磊和其他“友”升到高二。滑稽。留级生。(后来想,也是命,留级让我认识了老婆,生出了我最爱的儿子)当时我几乎认识整个八中高年级和学校旁边社会上那些的“有头有脸”人,仗这这些关系,新高一的同学都不敢得罪我,有的还为我马首是瞻。足球更讲个屁,绝对主力。

当年根本没有任何学校重视足球,有足球场的六中草都长到我腰一样高,九中要好点,煤渣地,没有草。根本没有校方组织的任何比赛,全部是野球。但喜欢踢球的人还是很多,每年都是自己组织年级班队自己踢“联赛”。随着自己的优异表现和逐渐扩大的“关系网”,我进入了八中所谓的“校队”,经常和六中、九中约野球。有时候我老爸还来看我们踢,我特别开心。

就这样吊儿郎当地进入了高三。第一次模拟考试350(总分750),第二次390…我感受到了压力,强烈的压力。史晓天给我讲:“你想,要是哪都考不上,你12年的书不是白读了,何况你读了13年…”我开始看书,每天凌晨3点起床,夜深人静时能最大限度地集中精力。把所有高中书籍看了一遍又一遍…高考完以后,我认为连大专都考不上,不敢看父母的眼睛。

高三那年正逢企业改制,父母双双下岗,没了饭碗…他们和我一样面临着重大转折,何去何从根本看不清方向,他们每天面容憔悴,但都没有在我面前有太多表露,不让我有更多压力…当时是考完以后填志愿,父亲和母亲给我说,你填省警校吧,不行借钱交高价,起码出来以后包分配,永远不要进企业,虽然不能致富,但起码饿不死。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警察,从来没有。但高中四年一直极度叛逆,极度不听话的我,还是听从了父母的建议。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成绩公布,497,离重点大学录取分数线不过20分而已,可以进当时贵州大学最好的法律系没问题。但由于警校是提前录取,我不得不以“状元”身份进入这所军事化管理的学校。一进校头发就遭剪成“毛哩头”,年级就叫年级嘛,它要叫大队,几班就是几班嘛,它喊叫“区队”,无语!我恨军事化,我讨厌里面的一切…只有一样我喜欢,警校有个足球场。

这个球场也是煤渣地,球门一样没有网,连个烂网都没有。进校没几个月,学校居然组织了本年级的足球赛。和我同寝室的一个人崔冬冬,他个子高,180左右嘛应该,守门守得可以(十大九不输嘛)。他是班上的体育委员,和班主任关系铁,向他献媚的人多。我咩,由于讨厌里面的一切,和所有人关系都不好,踢球只能沦为替补…所以说,无论什么环境,人际关系是第一位。

我才不削于警校的比赛,我还有一个师大体育系足球专业的朋友,李磊。每个周末都有球踢,有年暑假还去了趟惠水踢了个什么杯,开幕式在县城的广场上举办,主持人还特地介绍了我们是贵阳的代表队,现场围观的人不少。

草地球场,有球网、有角旗杆、有边裁,队友全是师大体育系足球专业的,就我一个人不是,场场首发打满,所以说,不管什么环境,人际关系是第一位。比赛我们战无不胜,毕竟是半专业队。自信心开始膨胀,半决赛对阵一个不知名的队,占尽优势,但就是不得分。80分钟一脚似传似射的球飞过来,我手一滑,漏进了,0:1!士气大伤,补时阶段由于大举进攻,后方空虚0:2。从惠水到花溪的中巴车上,大家都没有说话…我的致命失误,全怪我。第一次在外地的正规比赛就这样黯然离去,结束了。那年我们20岁…

警校毕业,说好的分配并没有兑现。我开始各种打工,应聘了服务员,在酒店给客人提行李,三班倒,上夜班可以窝在行李堆里面偷摸着瞌睡,但要注意不被监控拍到。下班后和其他人一起分小费,有时运气好,可以分得20多块,底层干起…后来干销售,干了两年,一开始不会说话,看其他老员工介绍起产品一口气可以讲几个小时不间断,觉得他们是“神”。我商场里面站了几个月,硬是连一颗音频线都卖不出去。还得亏公司老总是我前姐夫,要不然绝对被叫滚蛋。前姐夫也喜欢踢足球,公司组个球队,我是主力。

我只有在踢球的时候才可以体现出在公司的一点存在感。后来励精图治(用词夸张了,但是经历了很多,突破自我),我销售业绩开始越来越好,那几年有钱的人开始多了,有时候一单生意可以挣几千块。还记得我和赵琦在收到钱之后,两人高兴得抱起跳了好久。

但有时候也不行,最恼火的时候是连续两个月零销售,每月只有基本工资400。有一次为了赚60块钱安装费,挤班车从师大到乌当百宜乡的某个村,车上尽是沾满屎的鸡笼,三个多小时单程,难。当时还在考虑要不要自己做点什么生意,我可以吃苦,没问题…

2004年,突然接到电话,市公安局通知我开会。不敢相信,该不会是通知我上班吧。我当时考公务员考起三江劳教所我都没有去,这次公安局分配我也不想去,我要自谋出路…我给父亲说了我的想法,谁知道他一听就哭了起来,带着有点哀求的口气对我语重心长地说:“你一定要去公安局上班,哪怕你一辈子碌碌无为…不能让你走我们的老路,我们再也经不起任何动荡了…”那顿饭是我销售挣来的钱请他们吃的,本来应该很开心,但却是很沉重。

单位报到,同去之人多半都是毕业后呆在公安各个部门实习,熟知业务环境。而我社会习性比较浓,头发还打着摩斯,一颗一颗立起的那种。我连大队、支队哪个大都不知道。当时单位不像现在这样忙,下了班领导还可以带起我们去酒吧喝啤酒,我默默地听他们摆很多有趣的事,工作也好,生活娱乐也好。觉得公安局没有想象中那么死板,很接地气,不像警校。有时候还在一起踢场足球,一帮老哥子带起我们年轻的和其他支队、派出所踢,虽然几乎每场都输,但是很愉快。

2005年,贵阳市组织了市级机关和事业单位的足球赛,我有幸在刘哥、潘潘的推荐下加入了市局的球队参加了这次比赛。单位还下文让我们每周二、周四下午脱产训练,在当时最好的新体育场。除了主教练以外,还有专门的守门员教练。但这样的场景对于以前从来踢野球的我是不敢想象的。我在思考,结论是,平台很重要。

参加的第一届,5场比赛,我只上了一场。第二届,我上了两场。有了专业教练的指导,我自身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尽管我只是一名替补。

这样的比赛毕竟很少,李磊在如愿以偿地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后,仍然不忘他最爱的足球。我们仍然每周都会踢至少一场野球,一到周末到处混队,“你们这场差不差人…我们这里还有个兄弟可以来不…”有时候每场球每人凑二三十,有时甚至队友一个都不认识,野得不能再野。李磊是个要强的人,无论什么比赛,在场上都是要主导一切。在他的笼络下,渐渐地组成了一堆相对固定的人。年纪差不多、德性也差不多,但不喝酒勒不行…我们开始参加民间业余足球联赛。

第一次联赛在师大,一般每个队都会有小企业或私人老板赞助,有大一点的老板赞助高,请的球员都是水平可以的。我们这个队恼火,只拉来一个卖氨基酸的小老板。那时大家都刚刚参加工作,没有钱。能拉来赞助买一套像样的球衣已经是很不错了,尽管如此大家每人还要凑钱。但是大家斗志很高,士气也足。第一场比赛就旗开得胜3:0。但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赢了第一场以为了不起了。接下来10场比赛场场输,中途好像只是平过一场,垫底,一直垫底。这段时间,有的人发誓下场比赛前再也不喝酒了,有的人发誓比赛前再也不XXOO了,有的人开始骂队友,有的人才20几岁就开始说自己“老哦,踢不动哦”,有的直接是再也不来了…全部是负能量。最后一场,我们对阵联赛第一名,他们如果取胜就稳获冠军,如果打平就只得第二。当时是一个下午,我们来的人只有11个。

在我们之前的上一场是第二名刚刚打完,暂居第一,但他们所有人都走完了,只有两个人留下来看我们如何被蹂躏,或许他们还残存一丝幻想。我们对手的啦啦队甚至在赛前就已经制作好横/幅“热烈庆祝XX队获得联赛冠军”悬挂在场地旁边。“太瞧不起人哦!njmlp…”即将上场的我们11个人骂道,憋着气。裁判吹响了哨子,我们跑得要比平常积极一些,对方稍显懒散。但是对方实力确实要强,每一脚传接,基本功,无球跑位,意识都要站上风,我们基本上没有射门,但防守众志成城。每解围一次对方进攻,大家都相互拍手以示鼓励。在上半场即将结束时,无奈我们被对方攻入一球,0:1半场结束。对方球员骄傲地走下球场,旁边几个女生在那里胡乱尖叫。老子心想“死mp,叫你mlgp!”下半场,仍然被对方压制,不到10分钟,对方获得一个点球,我们的争辩无济于事,裁判的手指坚定地指向点球点。

更令人气愤的事,对方选择的居然是他们的守门员来主罚。他们喊到:“哟,快点快点,XX哥,你来发,上半场都没有活动活动的机会…”看到这个XX哥拽着个屁股走向点球点,嘴角奢笑着。我那分钟栾都要气炸了。但是我很快深呼吸,平复心情。裁判吹哨,一脚射门。我不知道这个XX哥是脑子进水还是脚法烂,居然打向球门中间,幸好我冷静没有随便扑向两边。

但是这个球力量很足,我来不及抱住,只能双拳击出。球飞向他们另一个前锋脚下,那一秒,我眼里面就只有球,一定不能让他打进。飞奔到球面前,在前锋起脚射门的一霎那,侧扑到他的面前,球打在了我的身上。“不要进!”我猛地望向球门,球擦着门柱边缘飞出了底线。“好球!”队友的声音响彻了球场。我爬起身子,看见队友纷纷向我狂奔,看见了对方懊恼的表情,也听见了对方啦啦队失望的叫喊…我憋足了气大吼了一声“好球!搞死~~~!”可能这时候对方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点球彻底地引爆了我们所有11个人心中所有的郁闷和憋屈。

70分钟,他们急于拿下比赛,阵型压到中线,我们抢下球,李磊敏锐地发现前锋线上有空档,长传直塞。谢园拿球突入禁区,轻松调射越过守门员XX哥的头顶。1:1。我兴奋得从这边球门跑向谢园对他狂吼:“njm!‘黔灵西路小火车’你终于回来了!”裁判吹响结束哨音的时候,我们所有人就像得了冠军一样,有的相拥吼叫,有的跪地挥拳…只见上一场留下的两个观众,声嘶力竭地冲着手机喊:“快点,快点,全部回来,我们夺冠哦!XX队遭搞死哦!”另外一边,XX队的球员沮丧的表情我都无法形容,只见他们默默地把《庆祝XX队夺冠的横幅》收了起来,啦啦队则没有了任何声音…那年大概二十六七岁。

再过了几年,球队走的走,留的留,人员更加固定,但成绩也很稳定,输多赢少。大家也相继结婚生子,生活趋于平淡,再也见不到玩夜店喝通宵的人。大家渐渐开始喜欢上喝白酒,高兴了动不动就干一个小钢炮,但是多数人也学会了偷奸耍滑,酒桌上乘人不注意把酒倒丢,吐到餐巾纸或者茶杯里面。要不然就是打酒官司,一杯酒端在手上唠叨半天,就是不喝。很多兄弟工作事业也有所成就,买了房,换了车。但烦恼也多了,有的父母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有的和老婆闹离婚,骂老丈人老丈母,有的还找小三。最多的还是娃娃问题,读幼儿园,找好的小学,迁户口,托关系…但球队有一点特别好,只要哪家遇到一点问题,队友们都会尽可能的帮助。

有一次球队里面的老哥家属急需用血,在群里面吼上一声,队友纷纷从各地赶到人民广场的献血车,还有受伤离队多年的队友前来献血,有的因为头天酒喝多了或者是有感冒等原因没有献成而懊悔、遗憾。我们这个球队什么人都有,有老师、公安、机场、铁路、医院的、税务局的、出版社的、卖保险的、卖车的、做大生意的、做小生意的、还有在社会上混的。但哪个家中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找球队帮忙,不要说,还真的形成一个圈子。但是其中也不乏有“拉小山头”,“建小圈圈”的一些不良风气。

随着年龄一天天大了,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在逐渐下坡。就在今年,我右脚前十字韧带断裂,总结原因就是体重增大,肌肉力量锻炼少,膝盖无法承受所致…现在我每天都在进行康复训练,恢复过程漫长而痛苦。在此诚挚地感谢叉友刘云萌,是你让我认识到,要积极地面对伤病,“不破不立”这四个字,一直刻在我脑子里面,我要重塑!恢复期间,每周我都会去看球队踢球,还会看市局球队的队友踢球。看球时,有时候赢了,我同样会兴奋得手舞足蹈,输球时,我一样会感到沮丧和惋惜。就如同我也在场上,随着比赛的进程,进球了要吼,没有进球也要吼…

足球让我们每周总有几个小时能在一起,我们很珍惜这样的相聚,有时候球队还举办一些亲子家庭活动,把婆娘娃娃都带上,到郊外搞烧烤,晚上喝白酒,光着膀子赌钱,骂脏话…关于足球,我有着太多太多的记忆,中医学院一起打架的肖瑜、小吴宁、旁边起哄的小王欣…单位的刘哥、鸟哥、黄羚…在新疆踢球的丁开华、赵冠男、看球的张玲儿…希望我们友谊长存,我们爱足球,不是一般的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我与足球的故事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测量膝关节康复角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