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一个诗人的自白:断叉的跛子

其实,瘸子和跛子是差不多的,无非是骨肉和皮囊的碰撞,

无非是催生的罂粟

无非是这罂粟的粉绿海洋

让你误以为得到了快感两条腿,可以有很多走法:日行千里,虎虎生威

一路马踏飞燕扬长鞭,万象险生却不见

我是拖着一条残腿去行走我是把声声掰腿的尖叫汇成一口粗气去行走

我是三条腿颠成两条腿蹒跚的行走

当然我也会被当成一个跛子

把病毒入侵的内因当成机械伤害的果实

把断了交叉韧带的伤者当成病人

而这些都改变不了我是一个瘸子的事实

我叫小陈,2019年9月17号打篮球侧滑摔倒,经诊断为左膝后交叉韧带断裂合并内侧副韧带三级撕裂。回想当初,沾沾自喜中穿叉着心有余悸,记得是连得了10几分,打得澎湃又起劲。我接快攻长传,上了一个反篮,惯性往前走几步,突然一阵昏暗。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已经躺在地上,双手自动抚住左膝,那种钻心的痛,使得我用尽全力拧握安抚我的队友的手掌。

一阵抽搐,我心想,完蛋了,这该死的一小滩死水把我绊倒了。在这里,我想停下来给运动爱好者提出几点建议,我们身体的肌肉是有记忆和唤醒功能的,如果长期没运动,突然一下子上场,就算做足了热身,肌肉的反应还是达不到最佳状态

所以想要做对抗运动时,最好循序渐进,先去做一些轻微的对抗热身,等身体达到最佳状态,再去比赛,可以从内因的层面减少一定的受伤隐患。

外因方面,鞋子的防滑,场地的安全以及运动护具的佩戴,都是必不可少的。经历了韧带断裂,才知道每一个细节都有可能直接毁了你的运动生涯。跟大多数叉友一样,我拖着伤腿跑了不同的医院,得到不同的结论,甚至一度怀疑某些医生为了个人绩效而不择手段,这给我的抉择带来了很多阻碍。经过了12天的寻医问道,最终还是选择在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操刀。

前不久新疆队阿布都沙拉木韧带断裂,迟疑了几天后决定去美国做手术,为什么,寻求最好的医疗资源啊。所以我们应该在自己可选择的范围内挑最权威的三甲医院的运动医学科进行手术,选对了医生,手术就成功了一半

关于康复,我觉得目前国内的康复机制还是以伤病为出发点,而不是以人为关注点,所以大多数的叉友体会不到尊严(个人感觉,仅此而已)。康复本身就是教育,这是一位康复大师说的。教育是什么,传道、授业、解惑啊。我们充其量只是在传道,好的康复机构可以授业。当然,在恢复层面上,传道和授业貌似足够了。你把腿摆在康复师面前,他会给予评估,然后设计康复动作和训练计划,你只要照做就可以。

完善一点的机构,会跟你讲解做这些动作的出发点及其运动机理,让你少犯错误。而解惑,起码我在康复过程中没能体会到。这里的惑,就是每一位患者的内心感受,我们不但在跟肉体的疼痛做斗争,还要承受看不见天日的煎熬。曾经在掰腿弯角度时,某一刻的疼痛让我想到自杀。我倒不是怕疼,能忍受的疼痛都会过去。最让人丧失信念的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恢复正常,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达到什么指标,我看到克莱汤普森可以和他的大狗一起快乐地康复,而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跟我说,你也可以这样。所以我恐惧了,因为未知。

我现在手术完4个多月,曾经掰腿受阻的内侧副韧带已经长牢,差一拳头全角,正常走路和上下楼梯。想起康复的痛苦,现在只能会心一笑,其实,那都不算什么。只要你按照专业康复师的计划去做,不要偷懒,量变会导致质变,到了某一刻你会发现,你突然和正常人没有多大区别了。康复时可以听听音乐缓解疼痛和无聊,但是建议不要刷手机,这会让康复进程大打折扣。如果要用一句话去安抚一下正处于痛苦当中的叉友,我会说,时间就是解药,相信身体的自愈能力。

关于文章开始这首诗的解析:

解析:瘸子原意是指因为外伤导致的走路颠簸,跛子是指因为内部感染病毒导致腿脚行走不方便,病因不同。

第一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看到走路不便的人,例如恢复过程中的叉友,只要脑海中存在瘸子或者跛子这两个词,抑或是拐子,都会随口评价。但是,我们是有尊严的人,不允许此等歧视。如果非要用学术上的词来描述,那也希望严谨一些,就用“瘸子”吧,起码答对了外伤。

第二三行,“瘸”字是骨架和肉体的结合, “跛”字右边一个皮字,骨肉与皮囊,批判了部分人看待问题只看表面,而不去深究背后的区别。侧面也抨击了最近新冠状病毒肆虐期间造谣传谣的人,只看到信息,而不去评判正确性。罂粟是外表美丽而容易让人上瘾的毒药,暗示了部分人被一些表象的东西所迷惑,还沾沾自喜,以为得到了真理,扩散出去之后,内心得到满足感。

第四行,当我们没有受伤时,拥有两条健康的腿,可以随意挥霍,不知道断叉之后的痛苦和诸多不便,警示珍惜当下,防止受伤。

第五行,两句平仄对句,现在大多数人都是快餐文化,只顾一路向前冲,忘记了路上的风景,忘记了停下来思考。

康复过程更是需要理性,不求快,要求稳。

第六七八行,还没完全康复之前,我确实是拖着残腿走路。最让我感到痛苦的是掰腿的疼痛,伴随着角度进展的是惨叫声,但是你只能深呼吸,忍受了就会过去。渐渐地,我把两支拐杖丢掉了,两只脚开始正常走路了,三条腿变成两条,我进步了。第九行,呼应首句,虽然我努力地康复,慢慢恢复到正常人的行列,但是外界的眼光还是会用不客观的语句来评价我。

第十行,交叉韧带断裂是属于机械伤害,部分人看到我们颠簸行走这一个结果,然后返回去他自己的脑海中搜索一个词语来形容我们,虽然他知道跛子是病毒引起,瘸子是外因引起,但是他只看到我颠簸的样子,不知道我的原因,就把挂在嘴边的“跛子”说出来,因为“瘸子”这个词还在他肚子里。

这里批评一种思路,部分人不是根据“手册”去得到观点,而是根据他的观点返过来去“手册”里面找他关注的论据。第十一行,刚开始,断叉的人都会被当成一个病人去看待,但是我们却希望被称呼为伤者。

部分人的眼中,只有病人和正常人区分,只要在医院躺着,就是病人。其实我们可以更加细化区分,疾病是什么,运动医学损伤应该称呼为什么,这对于我们以后有可能制定的人文关怀提供了一个界限。最后两行,不管你们用什么角度评价我,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我就是一个因为运动损伤导致行动不便的“瘸子”,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康复,不久的将来,我又能回到受伤前的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一个诗人的自白:断叉的跛子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加入最活跃的前叉康复交流论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