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日记 ————–在住院和康复的日子里

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日记
————–在住院和康复的日子里
曾经父母给了一个健康的体魄,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了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此,如果上天能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
———题记
5月25
几天前心里就不安起来,今天是星期天,上午要到医院检查。一个月前前交叉韧带断裂,当时医生说立即做手术效果不好,让一个月后再来做手术。当时听说还要做手术,一下子就懵了,一个月过去了,已经由当初的无助,到后来的悔恨、不安,现在已经基本能够接受这个现实了。由于前一天晚上给D大夫打过电话,因此到了医院就直接上来找他了,他正忙着看片子,让我先去处置室等一会,我去了处置室,不一会,他就过来,拿着我的片子看了一会,让我平躺在一张小床上,做了两个抽屉实验,说是有点松你等一下,我再叫主任过来,看看。过了一会,主任来了,身后还有几个年轻的大夫。主任把我的腿抬起,也是做抽屉动作,语气肯定的说,你的前交叉肯定断了,不过不明显。转身对那几个小大夫说,你们几个都过来试试。看我光着,又笑着说,没事,你的前交叉断裂不太明显,让他们都试试,就当为医学做点贡献。我无语笑笑,一个一个都过来掰了掰,做了几个抽屉动作,看他们煞有介事一般,我也不知道他们感觉出来了没有。最后D大夫说,今天就住下院,明天做手术前的各项体检吧。现在住院?我的心里有点乱,去的时候就没有准备住院,还想着知道大概什么时候手术然后早一天过来住院,想在端午节前做了手术,那样老婆就不用请太多的假了,再说什么都没有准备。我把顾虑和D大夫说了,他说,最好今天住下来,只有住下院,医院才会给你排手术,越早越好,才有可能在端午前做了手术。不知所措时给医院的两个朋友打了电话,都主张现在住院,由于住院的东西什么都没有拿,我和老婆商量了一下,最后D大夫开出住院手续,我第二天一早过来住院,这样周一各项检查也不耽误。中午回到家心里就忐忑起来,下午出去买了一些吃的喝的,在手机上下载的几部小说,在平板上下载几部电影,又准备了几本杂志,不知道手术排到什么时候了,总得打发时间吧。
5月26日
一早起来,简单洗漱了一下,因为要抽血,所以就没有吃东西。六点多一点,妹夫就过来了。到了医院不到七点。由于昨天就开出住院手续,老婆先去办理住院手续,妹夫和我直接来到住院部,在护理站先安排病房。由于病人较多,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住一个三人间。护士铺好病床,住院手续已经办好了。不一会护士过来抽血了,冰冷的面庞,机械的动作,感觉完全是流水作业,抽了三管血,在我的印象里血都是红色的,鲜红的血液嘛,可是我抽出的血都是黑红黑红的,没心思去想这些。这时已经八点多了,我知道妹夫那也一大堆事呢,这里也没啥事,我就说你先走吧,有事在打电话。他先走了,老婆去领了体温计,买了饭票收拾停当。我说你也回去吧,还要接孩子呢。她只请了半天假,下午还要上班,不想在手术前耽误太多,因为住院三天内还要把医保手续办好,一大堆事呢。她说,你一个人行吗?我说,没事,现在手术前还没问题。她走了以后我才留心看起同室的病友,和他们聊了起来,很快大家都熟络起来。同在一室的2床是在工作中被重物碾压右腿,去年已经做过一次手术了,今年这是第二次手术,1床是上班途中自己骑电动车逆行被一飞驰的小车撞飞,腿上打了五根筷子粗的钢钉,深深的插在小腿正面,外面还露出有10公分的样子,看着挺怕的。中午的时候下到二楼,在餐厅吃的卤面,下午各项检查,很快一天就过去了。
5月27日
上午没啥事,躺在病床上看小说月报,昨天下午2床出院了,但是今天十点多的时候又住进高平大叔,年龄40多一点,完全是被抬进来的。进进出出乱了一上午,后来才知道,大叔是暖气工,在抬暖气片的时候踩在了钢管上,钢管一滚动,摔倒在地,要命的是腰部垫在了钢管上,把腰椎给垫折了一节。天天在医院经见这些事对心性也是一种考验,珍爱生命吧!
快中午的时候,护士过来询问相关病史,过敏史,并告知明天手术。中午在餐厅吃饭,吃的是盖饭,特意又要了一个红烧肉,提前吃点好吃的吧,明天就要上手术台了,结果那个红烧肉太虐心了,品相没品相,味道没味道,和舌尖上的中国里面的红烧肉简直不能比。胡乱吃了几口,说实在的,一听说明天就要手术,心里还是挺毛的,也没胃口。中午少睡了一会,被一阵叫喊声吵醒了,原来是隔壁一个女的换药,真是撕心裂肺般的叫啊,有那么疼嘛,我估计全楼层都听得到。下午专门又去向D大夫核实了一下,确认明天手术,并且是第一台手术。时间确定以后马上给家里打电话,告知了一下。快下班的时候护士送过来好几张告知书,是要家属签字的。我看了一下,看了那些可能出现的症状和风险有些害怕了。由于中午吃的心里不舒服,晚上就吃了爱心外卖,香菇油菜和香菇炒肉片。本来还要下去走走,悲喜参半,可是没心思,就免了。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医院的一个朋友小Z过来看我。他晚上值班,在楼道里和我聊了明天手术的一些相关事情。这次手术都是找他帮忙的,最后安慰我,没事,小手术,主任主刀呢,这个科室的W主任在全市这方面还是知名的,放心好了。

 

 

5月28日
早上很早的就醒了,洗漱完以后就躺在床上想着今天的手术。在七点多的时候,爸爸,老婆,妹夫,还有老婆的爸爸也过来了。时间过的很快,一过八点,心里就乱了,心想手术肯定在查完房以后才要做呢,应该到八点半以后了吧,我故作镇定的楼道里徘徊,看着一间间病房里躺着的哼哼歪歪的病人,心里乱极了,准备回病房,忽然看到一个穿绿色护士服的护士推着手术车向病房走去。啊,就这么快,这才刚上班啊,我也赶紧回病房。进到病房听到叫我的名字,我连忙说,在这呢。护士说,准备手术,脱了衣服躺上来。一点都来不及思考,看着护士直直的盯着,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脱到半截不好意思了。护士着急了,快点,下面等着麻醉呢,。唉,顾不了那么多了,脱了衣服躺在手术车上,上面搭了一条被子,家里人推着车,跟着护士下3楼。仰面静静的躺着,知道害怕也不管用,也就不那么害怕了,但脑里有一点空白,心里萌生了一种任人宰割的无奈。我知道我人生中的第一台手术就要开始了。
到了3楼,穿过长长的过道,过道里感觉阴冷阴冷的,不知道进了几道门,终于到了手术室,手术室里的温度也就在十度左右,身上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冷的,都有些起鸡皮疙瘩了。我环顾了一下手术室,大概有六七十平米,四周摆满了各种刀具,和手术器具,我被固定在手术室正中,周围各种叫不出名字的仪器,有几个护士在擦洗什么,不一会,陆陆续续又进来了几个护士和医生。其中一人说,你就是Z××的朋友,我说是的,他说,没事我和他也是要好的朋友,小手术不用紧张。过来按着我的腰椎,试了试,对旁边的另一人说,准备麻醉吧。这时过来一人像是在告知我说,这是半身脊椎麻醉,只麻醉下半身……我忽然感觉腰椎想要被扎进什么东西似的,可能是温度低的缘故,不觉得太疼,就是有点揪心。过了一会那个麻醉师过来拍拍我的右腿确认没感觉了说,可以手术了。这时我也插上了氧气和大大小小的五六瓶液体,胳膊身上也绑了一些各种监测感应的东西,面前搭起了一块绿颜色的布,躺在那,避免看到我的伤腿。W主任和D大夫,还有一个小年轻的大夫一起进来,一边说着一些很平常的小事,一边做着准备工作,看着他们这样轻松,我心里也稍微放松了一些。W主任过来用一个我感觉是小锤子似的东西敲了敲我的腿,问,疼吗,我说不疼……我静静的躺在那,只能看到脸前的那块布。有人说,自己做手术时感觉就是睡了一觉,醒了,自己已经躺在病床上了。我并没有睡意,后来想想,当时大脑肯定还是有一些模糊的,看着护士在我身边走来走去,听着绿布后面各种器具碰撞发出的各种声音,想象着大夫拿着刀具、锥子在大腿里上下左右挑来挖去,不由得闭上眼睛。可是眼前好像仍能看到大腿关节处一片刀光血影的情景,什么也看不到,只能看着挂着的液体从开始的满瓶到后来半瓶才可以感知时间的流逝……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见W主任说,好了,你们缝合吧。我知道手术快结束了。感觉着对面在穿针引线,绞线。紧接着护士过来把我胳膊上身上的起监测生命体征作用各种吸片、线都取了,只听见有人说了声,叫家属过来推病床……出了手术室,我问了一下妹夫时间,他说,11点40多了。啊!这都三个多小时了,我在里面一点感觉都没有。回到病房,家人从手术车上往病床上抬我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下半身是僵硬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就这样直挺挺的把我抬到病床上。手术护士给我插上氧气,并交代,六个小时以后才能进一点少量流食,这段时间水也不能喝。护士交代完走了,看着周围的家人,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
尽管水都没有喝,可是心里仍觉得难受,呕吐了两次,才好些,我想这可能是麻醉带来的副作用吧。由于仰面躺着,动也不能动,只能任呕吐物顺着腮边流下——唉,惨状不堪回首——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麻药渐渐褪去,疼痛感慢慢袭来。开始的时候只是有感觉,心里也觉得正常,护士进来换液体的时候告诉说,要是疼痛难以忍受可以将旁边的止疼棒加快注射一次,一共一百次。我自认为自己还是一个比较坚强的人,应该能够忍受这点疼痛的。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慢慢的疼痛开始发力了,大腿关节处就像要裂开一样,疼痛沿着大腿向上蔓延。不由得嘴里也就发出了叽叽哼哼的声音,好像能缓解一下疼痛,可是没有道理啊,完全是两码事,但是实在是忍受不住了,也就不说那些了。五月天,五月里天气闷热,病房里虽有空调,但也只能换气,头上和身上的汗水肆意泛滥,这都顾不上了,疼痛充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晚上,妹夫和岳父回了,留下老婆和爸爸在医院照顾,租了一张陪侍床,1号病床壶关的小伙子出院了,空出一张床,都能躺一下。我仍是不敢吃喝任何东西,嘴唇实在干得不行,也只敢用勺子沾一下水,润湿一下嘴唇。液体输完一瓶换一瓶,一直输到晚上十一点多。这中间疼痛从未停止,嘴里的叽叽哼哼也变成了喋喋不休的乱叫。好像声音高一些,疼痛就能减少一分似的。就是苦了临床的大叔大婶了,我想他们肯定一晚上没有睡好。最终晚上什么也没有喝,疼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哪还有什么心思啊,止疼棒早就用开了。下午老婆看我疼得厉害就对我说,要不用上止疼棒吧,我说没事,再忍一会吧。其实心里是不想用,我知道这类东西对人体有副作用,内心一直以为自己还比较坚强,过去看战争片,硬汉一类的电影电视,经常是看的热血沸腾,心想自己是生不逢时,要是在那样的环境下,我肯定也不是孬种,可是我高估自己了,现在我已经疼得受不了了,心里无数遍咒骂那些拍电影电视的导演,都太假了,指甲穿竹签,红铁烙身在镜头里稀疏平淡家常便饭一样,革命者硬汉通常都能谈笑风生,狗屁,怎么能不疼呢。我现在就特别理解那些叛徒,我想要是我被抓了,我肯定在第一遍严刑拷打中就叛变了。我也终于知道,我是做不了英雄的。唉,枉我有一颗英雄的心,可是这身皮肉不答应啊。疼疼痛痛,哼哼歪歪,过一会我就注射一次止疼棒,到了凌晨四点的时候,好像疼痛神经也累了,忽然一下子不那么痛了,折腾困乏了的我也不知不觉睡着了。

 

 

5月29日
早上依然是被疼痛折磨醒了,我看了一下手机,这才六点多,我也就睡了两个小时。休息了两个小时,神经好像恢复了敏感,又是揪心的疼,我看了一下我的关节处,从大腿到脚踝被纱布包扎的严严实实,为了防止大腿乱动,外面加了护具,什么也看不到,并且关节上下依然没有知觉,只有脚部和大腿上部有感觉。这时止疼棒已经用了一多半了,我不知道还要被疼痛折磨到什么时候,也不敢过快注射了,我就咬了一块毛巾。
上午九点多护士过来输上液体,今天昨天少了好多,只有六瓶,扎上液体,还在肚皮上打了一针,说是预防血栓。今天主治D大夫好像没有手术,过来看我一下病情,嘱咐有了知觉就要做踝甭练习,慢慢的试着抬腿。由于只交代了这样做,没有说清为什么要这样做,保持一个什么样的量,这样的练习要持续多长时间等等,我也疼得稀里糊涂,远远低估了这两个练习的重要性,以至于后来吃了很多苦。
现在才知道原来疼痛就是这样摧毁一个人的精神意志的。即使咬着毛巾也是疼得浑身冒汗,早上喝的两碗米汤,早已经挥发出去了,今天妈妈也来了,看我疼成这样直掉眼泪。到十点多的时候,朋友Z大夫两口子过来看我,我强忍着疼痛和他们说着,他老婆也是去年冬天意外受伤,脚踝做了一次手术,她说,我那会一直骂了Z××一个晚上。朋友看我疼成那样,去找D大夫,开了一支止疼针,护士给我打上。依然不管用,到十一点多的时候朋友Z又过来,看我还是疼痛难忍的样子,就又去找D大夫,我这个样子,让D大夫都怀疑我是否沾染毒品,最后还是给我开了一盒中度重度疼痛止疼药。
我没敢吃,计划着到了晚上的时候吃上一粒,身体已经快折腾到极限了,今晚好歹得睡一觉。疼痛终于在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消退了,虽然关节还是隐隐发疼,但已经在自己的忍耐控制之下了,床单被子已经完全湿透了。原来被疼痛覆盖下的各种不适知觉都来了:脸被毛巾擦得生疼,由于一直是直挺挺的躺着,这时才觉得屁股已经发麻了,身体已经不知道被汗水浸洗过几遍,头发估计已经有味了。但这一切和疼痛比起来有算得了什么呢。
肚子早已经饿的咕咕叫,晚饭早早的吃了,在医院打的是米琪,也没吃多少。到六点半的时候另一个在这医院的朋友C过来看我,看我凌乱的样子说,有那么疼嘛。我说,谁疼谁知道。我问她,怎么你们医院的饭菜都是一个味啊,盖饭,卤面,米琪都有同样的味道啊。她说,大家都说餐厅的锅碗从来就没洗过……我勒个去,原来如此。
这两天我也被病痛折磨的实在是困乏到了极点,而陪侍的家人被我折磨的也困了,我一会要喝水,一会要起来坐一会,一会要擦汗……,都不容易,晚上早早的就睡了。
5月30日
今天豆豆学校六一文艺汇报演出,早上的时候,她打电话问我去不去看。可怜的孩子,她怎么知道她老爸在病床上遭了多大罪啊,还以为去医院做手术和去旅游差不多,出去几天回来就好了。为了不伤孩子的心,我对老婆说,你去吧,要是爸爸妈妈都不在现场,孩子肯定很难过,上午让我妈过来就行。
上午护士过来给我扎液体的时候告知我今天拔导尿管,要我憋尿并要我多做踝泵练习和抬腿。我顺便问我怎么还抬不起腿来啊,她说,你个男的都抬不起来,同一天和你做手术的那女的昨天就抬起来了。我羞愧不已。快中午的时候过来护士过来我拔,没想到会那么疼,咬牙切齿的疼啊。拔了尿管,下午小便的时候居然尿不出来,是不是坏了啊,吓坏了。还好晚上的时候稍好些,但是随后的几天感觉都不是很好。厚着脸皮问了问,得到的答复是,属于正常。
今天是端午节,医院里也都放假了,只留有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比往常要安静许多,下午的时候D 大夫过来了,我问,今天你不是休息吗。他说,昨天做了一个重病手术,现在过来看看情况。唉,医生也不容易,节假日也不能安心过。他让我抬腿,我仍然是抬不起来,怎么用力都不行,好像力量传递不到小腿上,完全没有感觉。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肌肉记忆消失。身上的每一块肌腱都有记忆功能,不说麻药造成的影响,大腿少了一块肌腱,那个部位的功能一下子没了,要想大腿正常工作就必须后期在康复锻炼中让其他地方的肌肉把这个地方的记忆顶上来。这也是我后来才明白的,想来也是这个道理。D大夫看我怎样努力都不行,最后他抬起我的腿,让我自己保持在空中停留,开始的时候,坚持不住,几次以后,慢慢的可以滞空了。有些惊喜。我赶紧趁热打铁的练习,有了开始,后面的练习就容易一些了。
今天是端午节,按说今天是要吃粽子的,可是我却只能躺在医院里,看着自己的伤腿包扎的严严实实,就像一个大粽子,心中的那个悲凉啊……

 

 

6月3日
今天好多了,腿也不那么疼了,每天也只需要输三瓶液体了。上午查房的时候D大夫说,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可是现在腿仍然像无法控制一般,只能直起直落,要是这个样子怎么回家啊,没法上车,更别说上楼了。想到这些也就多下地走动走动,但仍然是不能多走,在楼道里活动十分左右脚就肿起来了,一躺下不到一分钟肿胀就下去了。D大夫说多走走就好了,我也只能在家人的陪伴下隔一会出来走动走动。
上午李佳佳护士过来扎针的时候,我仍旧是咬着毛巾,闭着眼。她说,有那么疼嘛,都说护士办就我扎针技术最好,怎么每次到你这就疼得厉害。我说,怎么能不疼呢。她问,那我刚才给你扎的针疼吗。我说疼啊,怎么会不疼呢。她说,你看看,我还没给你扎针呢,你疼什么疼啊。我睁开眼一看,果然还没扎针呢。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被你们给吓怕的啊。
今天2床的大叔手术。这都进来一周多了,开始排不上,后来也是有点炎症,不能手术,只得先输了三天液体消炎,今天总算要手术了,大婶日夜守候着,家里的两个姑娘一个刚上班,一个还在技术学院上学,轮流过来陪侍。我亲眼看见大婶在楼道里掉眼泪。但是进病房前还要擦干眼泪,在大叔面前一点都不敢流露出悲伤的样子,唉……
这几天已经适应了住院期间的生活。刚开始那会,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同室的病友大小便的时候,由于不能动,一切也就只能在床上解决了,虽然拉着帘布,但声音,气味怎能怎么能阻挡得了呢。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不适了,无论同室病友做什么,我依然能够谈笑风生,该吃吃,该呵呵,一切尽在笑谈中。不过真的要说这里的环境还是晋城目前条件最好的,房间里有卫生间,有空调,因为房间里有单独卫生间,所以我术后基本上都在卫生间解决大小工作,要是没有独立卫生间,不能想象我在住院这段日子方便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狼狈。
伙食也不是问题了,刚做了手术的时候,只想吃家里的饭菜,天天让家里往过送,可是毕竟医院离家也不近,不大方便,现在也适应了,早上在医院餐厅打的麻花,油茶,中午在外面买的饭菜。晚上我比较喜欢医院餐厅的米琪。只是每次想起朋友C说的,这的餐厅不洗锅碗的话,心里就一阵鸡皮疙瘩,尽管是假的可能性大,不过他这所有的饭菜都能有同样的味道,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论是炒菜、盖饭,还是卤面、炒饼。
2床的大叔十一点多进的手术室,下午两点多才出来的,出来的时候也是全副武装,身上各种管子插着,各种监测设备都用上了。还好大叔是清醒的。也能开口说一两句话,我心想,今晚我可能也不能好好睡觉了。没想到大叔就一直是一声不吭地躺着,偶尔嘴干了,让家人用勺子沾沾嘴。大叔,我服了你了,从被人抬进医院到手术前,到做了手术,没吭过一声,怎么能忍受得了呢?大叔,你是一条真汉子!
6月6日
今天出院,终于熬到日子了。
前天去拍了个片子复查,D大夫说,没事,挺好的。我终于放心了,这期间换了两次药。终于把厚实得吓人的绷带剪去了,伤口没有出血,就用上了大的伤口贴,外面缠上纱布。现在用尽全身力气也能抬十几次腿了,踝泵练习每天都做一些,下地走路,尽管伤腿不着地,可是腿和脚仍然是肿的厉害,憋得感觉就像要爆开似地,但也没有刚开始厉害了,关节处有时还发疼,但那是肯定的,毕竟在里面拆东墙补西墙了。说到这,心里还是有些忧虑,把大腿的肌腱剪下来做成韧带好使吗?那少了的肌腱还能长出来吗?唉,做都做了,想那么多也没用。
早上很早就醒了,一想到出院,心里居然还有几分不舍。也许让人受苦受难的地方,总是要有几分难以割舍的情愫的,感情上每个人都是如此。想留点什么,就在病房的留言薄上写下了感谢之类的话,但远远不能表达出一个即将出院病人此刻感受。早早吃了早饭就开始收拾东西,虽然留恋之情涌动,但是继续下去肯定是不愿意的。2床憨厚的大叔,情况好转了,术后那几天一直低烧,把大婶吓坏了,1床新进来的小伙子上午也准备手术了。
在内心深处特别感谢我的主治D大夫,他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大夫。我的手术是他主管的,每次找他,他都笑呵呵的,不厌其烦。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作为一个医生的辛苦和不易。即使是他轮休,每天上午他也要过来看看他主管的病人情况,有时有重病的,下午也要过来看一看。当一个医生在节假日都不能好好过。住院这段日子我才真正耳闻目睹了医生的工作,他们经常是连着两台手术做,病人术前不能喝水,他们同样也是,经常是两台手术连着下来就到了两三点了。D大夫说,他们医生好多人都有肠胃病,年轻的大夫没经验,等到了像他这样有了经验,却又没了体力,站在手术台前,一站就是六七个小时,况且还要精神高度集中做手术呢。我老婆有一次去找D大夫,那会已经三点多了,想他下午已经上班了,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清洗,脸上胳膊上血迹斑斑。他说,刚做完手术,身上的血是病人血管里溅出来的……当一个医生真不容易。医生这个职业真的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大家说起医生大都是咬牙切齿,黑心,收红包,乱开药,吃回扣,态度差……,但当你近距离接触医生,你才能有客观的认识。当然医生远不是新闻联播中和电视剧中说的那样都是白求恩,但也不是如众人恶评的那般差。我觉得医生首先也是人,我们不要拿自己做不到的标准要求他们,腐败他们是有的,并且还不少,甚至没几个能出淤泥而不染,但我们的这块土壤就是一块滋生腐败的土壤,试问哪一个部门,哪一个单位没有腐败,我们凭什么要求医院这个地方是一块净土?作为一名医生收入高这是人们都知道的,但是收入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医生所付出的辛苦,所有人都知道吗?……还有给我主刀的W主任,技术精湛,管床护士李佳佳严厉而又和蔼,他们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医院这段时间我也颇多感慨,感慨天灾人祸的猝不及防。由于我住的是骨科,所以好多都是血淋淋的外伤。隔壁2号病房里有一个女病人,去年车祸左腿骨折做了手术,今年又从摩托车上摔下来,这次是右腿,韧带撕裂加半月板磨损,每次换药就是她的嗓音震耳欲聋;4号病房一位大爷车祸,右腿直接换了一块大骨头;4号病房另一位是一个小伙子矿上上班,去年重物把脚踝砸了,做了手术,今年来取里面的钢板,发现里面溃脓了,现在得做手术,打开,看看怎么回事,下次手术才能取钢板……除了这些,经常有一些急诊,血淋淋的就被拉进来,我就亲眼见到过两次……,好多都是车祸,让人惨不忍睹。我想驾照考试应该再加上一项,应该到医院去来看一看这些车祸给人带来的伤害,也许以后就都知道谨慎驾驶了。
由于就一直是计划今天出院,所以昨天就下午就把出院手续办好了。住院费又去交了一千多,住院花费两万三千多,医保报销了一万八千多,实际个人花费六千多。我觉得还是现在国家的政策好,特别是对于农村的那些低收入家庭,农村医保也能报销60%。要是在县区指定医院报销的比例更大,这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看不起病的问题。
本来想在出院前再见一次主治D大夫,可是一直没见到他。只好给他打了个电话告别。九点多的时候,妹夫就开车来了,东西收拾停当,和同室病友一一告别,大家怎么也算是患难一场。出了病房,小心翼翼的坐电梯下了楼,出到院子里,终于又见到了久违了的青天白日,只是日光太毒了,不敢留恋,匆匆作别让我重新能够站起来却又令我痛苦欲绝的地方。
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回到小区,下车又成了问题,只得将身体先挪出,再慢慢抽腿。下了车,怎么上楼呢,在医院的时候,朋友Z大夫开玩笑说,要不到那天我给你找个担架把你抬上去吧……在楼提前,我左试试,右试试,最终一手拄拐,一手用力拉着楼梯栏杆,一步一步往上挪,从一楼上到二楼用了近十分钟时间,幸好住在二楼。打开家门,眼前看到熟悉的场景,不禁感概原来寻常的生活是如此的幸福!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原文地址:

6月3日
今天好多了,腿也不那么疼了,每天也只需要输三瓶液体了。上午查房的时候D大夫说,差不多可以出院了。可是现在腿仍然像无法控制一般,只能直起直落,要是这个样子怎么回家啊,没法上车,更别说上楼了。想到这些也就多下地走动走动,但仍然是不能多走,在楼道里活动十分左右脚就肿起来了,一躺下不到一分钟肿胀就下去了。D大夫说多走走就好了,我也只能在家人的陪伴下隔一会出来走动走动。
上午李佳佳护士过来扎针的时候,我仍旧是咬着毛巾,闭着眼。她说,有那么疼嘛,都说护士办就我扎针技术最好,怎么每次到你这就疼得厉害。我说,怎么能不疼呢。她问,那我刚才给你扎的针疼吗。我说疼啊,怎么会不疼呢。她说,你看看,我还没给你扎针呢,你疼什么疼啊。我睁开眼一看,果然还没扎针呢。我不好意思地说,我是被你们给吓怕的啊。
今天2床的大叔手术。这都进来一周多了,开始排不上,后来也是有点炎症,不能手术,只得先输了三天液体消炎,今天总算要手术了,大婶日夜守候着,家里的两个姑娘一个刚上班,一个还在技术学院上学,轮流过来陪侍。我亲眼看见大婶在楼道里掉眼泪。但是进病房前还要擦干眼泪,在大叔面前一点都不敢流露出悲伤的样子,唉……
这几天已经适应了住院期间的生活。刚开始那会,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同室的病友大小便的时候,由于不能动,一切也就只能在床上解决了,虽然拉着帘布,但声音,气味怎能怎么能阻挡得了呢。到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不适了,无论同室病友做什么,我依然能够谈笑风生,该吃吃,该呵呵,一切尽在笑谈中。不过真的要说这里的环境还是晋城目前条件最好的,房间里有卫生间,有空调,因为房间里有单独卫生间,所以我术后基本上都在卫生间解决大小工作,要是没有独立卫生间,不能想象我在住院这段日子方便的时候会是怎样的狼狈。
伙食也不是问题了,刚做了手术的时候,只想吃家里的饭菜,天天让家里往过送,可是毕竟医院离家也不近,不大方便,现在也适应了,早上在医院餐厅打的麻花,油茶,中午在外面买的饭菜。晚上我比较喜欢医院餐厅的米琪。只是每次想起朋友C说的,这的餐厅不洗锅碗的话,心里就一阵鸡皮疙瘩,尽管是假的可能性大,不过他这所有的饭菜都能有同样的味道,这是货真价实的,无论是炒菜、盖饭,还是卤面、炒饼。
2床的大叔十一点多进的手术室,下午两点多才出来的,出来的时候也是全副武装,身上各种管子插着,各种监测设备都用上了。还好大叔是清醒的。也能开口说一两句话,我心想,今晚我可能也不能好好睡觉了。没想到大叔就一直是一声不吭地躺着,偶尔嘴干了,让家人用勺子沾沾嘴。大叔,我服了你了,从被人抬进医院到手术前,到做了手术,没吭过一声,怎么能忍受得了呢?大叔,你是一条真汉子!
6月6日
今天出院,终于熬到日子了。
前天去拍了个片子复查,D大夫说,没事,挺好的。我终于放心了,这期间换了两次药。终于把厚实得吓人的绷带剪去了,伤口没有出血,就用上了大的伤口贴,外面缠上纱布。现在用尽全身力气也能抬十几次腿了,踝泵练习每天都做一些,下地走路,尽管伤腿不着地,可是腿和脚仍然是肿的厉害,憋得感觉就像要爆开似地,但也没有刚开始厉害了,关节处有时还发疼,但那是肯定的,毕竟在里面拆东墙补西墙了。说到这,心里还是有些忧虑,把大腿的肌腱剪下来做成韧带好使吗?那少了的肌腱还能长出来吗?唉,做都做了,想那么多也没用。
早上很早就醒了,一想到出院,心里居然还有几分不舍。也许让人受苦受难的地方,总是要有几分难以割舍的情愫的,感情上每个人都是如此。想留点什么,就在病房的留言薄上写下了感谢之类的话,但远远不能表达出一个即将出院病人此刻感受。早早吃了早饭就开始收拾东西,虽然留恋之情涌动,但是继续下去肯定是不愿意的。2床憨厚的大叔,情况好转了,术后那几天一直低烧,把大婶吓坏了,1床新进来的小伙子上午也准备手术了。
在内心深处特别感谢我的主治D大夫,他是一个认真负责的好大夫。我的手术是他主管的,每次找他,他都笑呵呵的,不厌其烦。在他身上我看到了作为一个医生的辛苦和不易。即使是他轮休,每天上午他也要过来看看他主管的病人情况,有时有重病的,下午也要过来看一看。当一个医生在节假日都不能好好过。住院这段日子我才真正耳闻目睹了医生的工作,他们经常是连着两台手术做,病人术前不能喝水,他们同样也是,经常是两台手术连着下来就到了两三点了。D大夫说,他们医生好多人都有肠胃病,年轻的大夫没经验,等到了像他这样有了经验,却又没了体力,站在手术台前,一站就是六七个小时,况且还要精神高度集中做手术呢。我老婆有一次去找D大夫,那会已经三点多了,想他下午已经上班了,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清洗,脸上胳膊上血迹斑斑。他说,刚做完手术,身上的血是病人血管里溅出来的……当一个医生真不容易。医生这个职业真的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大家说起医生大都是咬牙切齿,黑心,收红包,乱开药,吃回扣,态度差……,但当你近距离接触医生,你才能有客观的认识。当然医生远不是新闻联播中和电视剧中说的那样都是白求恩,但也不是如众人恶评的那般差。我觉得医生首先也是人,我们不要拿自己做不到的标准要求他们,腐败他们是有的,并且还不少,甚至没几个能出淤泥而不染,但我们的这块土壤就是一块滋生腐败的土壤,试问哪一个部门,哪一个单位没有腐败,我们凭什么要求医院这个地方是一块净土?作为一名医生收入高这是人们都知道的,但是收入和付出是成正比的,医生所付出的辛苦,所有人都知道吗?……还有给我主刀的W主任,技术精湛,管床护士李佳佳严厉而又和蔼,他们都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医院这段时间我也颇多感慨,感慨天灾人祸的猝不及防。由于我住的是骨科,所以好多都是血淋淋的外伤。隔壁2号病房里有一个女病人,去年车祸左腿骨折做了手术,今年又从摩托车上摔下来,这次是右腿,韧带撕裂加半月板磨损,每次换药就是她的嗓音震耳欲聋;4号病房一位大爷车祸,右腿直接换了一块大骨头;4号病房另一位是一个小伙子矿上上班,去年重物把脚踝砸了,做了手术,今年来取里面的钢板,发现里面溃脓了,现在得做手术,打开,看看怎么回事,下次手术才能取钢板……除了这些,经常有一些急诊,血淋淋的就被拉进来,我就亲眼见到过两次……,好多都是车祸,让人惨不忍睹。我想驾照考试应该再加上一项,应该到医院去来看一看这些车祸给人带来的伤害,也许以后就都知道谨慎驾驶了。
由于就一直是计划今天出院,所以昨天就下午就把出院手续办好了。住院费又去交了一千多,住院花费两万三千多,医保报销了一万八千多,实际个人花费六千多。我觉得还是现在国家的政策好,特别是对于农村的那些低收入家庭,农村医保也能报销60%。要是在县区指定医院报销的比例更大,这很大程度上解决了看不起病的问题。
本来想在出院前再见一次主治D大夫,可是一直没见到他。只好给他打了个电话告别。九点多的时候,妹夫就开车来了,东西收拾停当,和同室病友一一告别,大家怎么也算是患难一场。出了病房,小心翼翼的坐电梯下了楼,出到院子里,终于又见到了久违了的青天白日,只是日光太毒了,不敢留恋,匆匆作别让我重新能够站起来却又令我痛苦欲绝的地方。
在十一点多的时候回到小区,下车又成了问题,只得将身体先挪出,再慢慢抽腿。下了车,怎么上楼呢,在医院的时候,朋友Z大夫开玩笑说,要不到那天我给你找个担架把你抬上去吧……在楼提前,我左试试,右试试,最终一手拄拐,一手用力拉着楼梯栏杆,一步一步往上挪,从一楼上到二楼用了近十分钟时间,幸好住在二楼。打开家门,眼前看到熟悉的场景,不禁感概原来寻常的生活是如此的幸福!这是多么痛的领悟啊!

 

原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3239411709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日记 ————–在住院和康复的日子里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测量膝关节康复角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