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前叉之家
获取更多前叉康复的实时资讯!

军人叉友术后一周年突发有感之流水账

受伤背景

我是2013年考入武警警官学院,是一所军队类院校。在2018年的毕业考核木马项目中不慎摔倒,扭到了膝盖,几个兄弟拿担架把我抬到了学院医务室。当时痛感也不是那么强烈,脚趾头也能够控制正常弯曲,应该没有伤到骨头,于是和医务室医生说不用送医院,觉得大概只是简单的扭伤吧,当时甚至想着还要参加下午的五公里考核,不然成绩不好分配不到自己想去的支队。午休后,情况变得糟糕了,感觉自己的腿已经没什么知觉了,完全没办法弯曲,完全没办法参加考核,那天兄弟们是冒着大雨参加了人生里非常有纪念意义轻装五公里考核,而我只能在床上看着他们庆祝他们的考核结束,心里满是欣喜又落寞。

因为马上要毕业了,学校实行了封闭式管理,不得请假,就一直拖着,想多观察几天,但是膝盖一直没有消肿,没办法下床走动。后来找领导反映情况,在下支队的前一天,送我去了北京武警总医院,当天就拍了核磁,当时是给了五天的时间去支队报道,在部队的待过的朋友都知道难以抵挡回家的诱惑,我就乘当晚的飞机从北京飞回了湖南。这段旅程也挺不错的,我是拄着拐去的机场,申请了航空公司的保障服务,推着轮椅送我登机,又安排了空间比较大离卫生间较近的位置给我,然后送我下飞机一直到出站口和我对象碰头,我对象后来回忆这次场景说:“只看见一个地勤人员推个轮椅出来了,当时我还没反应过来,后来看到是你,又瘦又黄的,感觉,天呐,好惨一小子”。回家的路上,我俩过人行地下通道,拄着单拐的我,手握拳作麦克风状放到嘴前,唱“他说风雨中这些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问……”把我那傻傻的对象逗的笑呵呵,也是很有意思的一段回忆。

受伤了,心里只有工作

在家呆了短暂的几天后,就去新单位报道,单位是在辽宁辽阳。依旧是拄着拐杖坐飞机享受特等待遇,到了辽阳后。辽阳这个城市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干净,人不多,阳光挺好。然后拄着拐到了单位,参谋长给我们这一批刚从学校毕业的青年干部开了一次小会,每个人都进行了发言,会后参谋长还亲切的问我腿是怎么伤的,然后鼓励我说他以前也伤过,好好养会好起来的。我分配到了四支队六分队,遇到了很好的两位主官,指导员是复旦毕业的,队长是武汉地大毕业的。指导员和我介绍机关楼哪间房是哪个部门,晚上亮着灯的是谁谁谁又在加班了。

自己觉得拄着拐实在是不得体,可能也是因为自己的那点要强好面心理在作怪,尝试着丢了拐杖,一瘸一拐的也下地行走了,尽量自己去打饭,尽量的参加连队的集合,也没有去总医院拿片子拿报告,想着骨头反正没事,应该没什么大的问题,可能就是伤到了韧带,养养就好了,甚至天真的认为,如果有问题医院应该会联系我的吧,于是自己便就没那么上心,片子都没取,觉得养养就能好。

在支队呆了两个月后,我请假回家养伤了,这期间也没有去大的三甲医院看,只是在街边上的说是专门看骨科的门店抓了些中药又喝又敷的,那中药有股浓浓的金属的味道,很难下咽,但经过一个月的修养,也不知道是药物有了作用,还是伤筋动骨一百天,有一天就感觉自己的膝盖通了,感觉比昨天能够伸直弯曲了,一天一天的在好转。假期时间很短,回到单位后,我能够正常行走了,积极参加了连队活动,没事了就和队长泡在单位的健身房里,他那腱子肉真是杠杠滴,敬佩之情油然而生,也是他带着我慢慢接触到健身这块的东西。后来我们这支部队转改到地方,八小时之外可以自由支配,报了辽阳的健身房,办了卡,请了私教,主要进行上肢训练。现在想想如果是自己连队分配下来的是个瘸腿排长,两位连队主官不得头大一圈,越发觉得两位主官优秀可爱又善良。

再次受伤后确诊

2019年,我们这支转改部队,内部进行了大的调整,叫做“团聚工程”,可以选择离户口所在地较近的驻地,刚好湖南有一支从西藏撤回来部队,于是我选择了回到家乡,从13年离开家乡,又重新踏上了湖南的土地,熟悉又陌生。自己的膝盖除了偶尔能感觉到两个骨头的摩擦感,也没什么大恙,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表现,大家都是一样的起点。同年,我参加了单位的森林蓄积量调查的任务,这一块完全是陌生的领域,单位进行了短暂的培训后,赶在了国庆前出队,出队后深感业务知识匮乏,管理方法缺失,任务困难,时间紧迫,鸭梨山大。每天要爬山,膝盖疼痛的开始是有一次上山爬坡,因为灌木多,刺树多,完全没办法站直行走,那是一个小坡,又加上下了点小雨,脚下没站稳,直接滑跪到了地上,然后抓住一小撮草才没滑下去,然后我就索性膝盖跪到地上,一边拿柴刀砍,一边爬上了那个小坡,当晚回来就觉得膝盖不对劲了,有点红肿,拿了些云南白药喷,然后和队员说旧伤了,自己也没太在意。这次之后的森调任务是白天上山,晚上就喷云南白药,想想坚持一下也就过去了。

出了任务回来后,膝盖便总在提醒我它有的问题了,骨头摩擦的顿挫感常有发生,感觉伤腿很不稳,不敢使劲,走过湿滑的地面我都格外注意。膝盖也是长期浮肿的状态,我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加上工作上也出了一个状况,于是我到离单位较近的人民医院拍了核磁,报告显示前交叉韧带断裂;外侧半月板体部及后角斜性撕裂;膝关节腔少量积液。拿到报告后,也没着急手术,组织安排出差,去了西藏待了一个月,认识了很好的领导同事和藏族同胞,看到了漂亮的蓝天,雨后的双彩虹,还有宏伟的布达拉宫。

决定手术

从西藏回来后,2020年的8月10号,我去了湘雅附一做了前叉重建和半月板的修复手术。对象在手术室外等了我五个小时,手术台上的我前一秒还在和我的医生说话,后一秒我就在复苏室醒来,完全感觉不到这对于我对象来说漫长的五小时,麻醉的那会真是很美妙的一段空白时间。手术期间的陪护都是我那傻傻的可爱的对象在照看,不想吃医院食堂的东西便两个人一起点外卖吃,看她睡在单薄且狭窄的陪护床上,给我拍术后第一次下地拄拐的视频,帮我做康复训练,住院期间单位领导也来看望了我的情况,送来了慰问物资。我那两个傻傻的兄弟(老阙和荷花)下班后赶到医院来看我,然后又匆匆赶回去,这中间路途都要四个小时,是真爱没谁了,然而,荷花送我的钙片我现在都没吃完QAQ。住院七天,医院要求出院,最后一天要用针管抽掉了膝盖里的淤血,足足有五针管,然后往膝盖里注射了玻璃酸钠,回去的每周都要抽掉淤血后注射玻璃酸钠,疼痛感也是十分酸爽的。

父母把我接回了家,每顿饭我的老父亲好像都怕我吃不饱,满满的一大碗,每餐都变着法来做,还把老家的老母鸡抓回来放天台养,保证食材新鲜,还有黄豆炖猪脚,说是哪里坏了补哪里QAQ,还有柴鱼汤,BlaBla一大堆的菜品。期间我对象也是一直陪在身边,由于没办法站立只能躺在床上,脑袋伸出床沿让她给我洗头、洗脸、做康复。现在要让她再像那样服侍我可能就是一脚踹过来了。。。。。病假结束后,回到单位,很多朋友领导都来看我关心我,荷花每顿饭给我打好送到桌前,我还要挑毛病说少给我打点饭,是不是把我当饭桶了,也是很好笑。拄着拐在超哥的扶持下参加了单位的一次合照,学校毕业那次合影没有参加很遗憾,有合照的机会我总想参加一下,虽然现在也没看到照片,但是很满足。第一次术后复查,是徐大彪哥开车送我去的,一起去的还有荷花,两大护法一起送我可是感到面子十足,很有安全感!到了医生办公室外听到里面有惨叫声传来,我感觉我自己康复的还可以,膝盖能够弯曲90度没问题,应该不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结果躺在那里医生毫无征兆的对我进行了第一次掰腿,直接往180度去掰,求医生别掰了也没有用,按照痛感等级来分,我觉得掰腿凭个10级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荷花在旁边目睹了全过程,事后说了一句:“可惜没有录下来”。

手术一年后现状

到现在,虽然仍然感到有些不适,患腿比正常腿小了一圈,但感觉膝盖没有手术前那么松垮,牢固一些了,也敢踩动感单车了,只是之前跑步发了个朋友圈还被主刀医生给批评了。下个月就准备去做最后一次复查了,希望会好,感谢这一路照顾关心给予帮助的领导同事朋友,有空吃烧烤。杀不死我的使我更加强大,哦耶!完毕!

2021年7月21日凌晨

涂葫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军人叉友术后一周年突发有感之流水账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