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励志 | 前交叉韧带损伤的叉友膝关节受伤、手术、康复史

首先说说我的症状:半月软骨受损约10%没缝合(切除一点点)、前十字韧带断裂,受伤时间2017年12月及2018年9月,手术时间是2019年10月5日。

之前看过很多前十字韧带受伤的网友分享自己的故事,有些人对自己的伤有各种疑虑和担心,我曾经也是彷徨的其中一个。相信耐心看完底下故事应该会觉得我是一个很不听话不信邪冤枉路也走不少的患者,不但跑了三家医院,也有过各种不同的念头,但最后终于真正踏上康复之路,我想分享给大家,希望与你们有点共鸣,一起试着再对自己的膝盖多点信心。

2017.12.05(当时满19岁不久)骑SCOOTER打瞌睡自摔被自己的车压到右脚,膝盖几秒内就肿地像气球无法弯曲,整个人瘫在马路上,因车速非常慢(已经红灯了)没有其他事故发生,路边的人也帮忙处理了一下。送到急诊时抽了100多CC瘀血,主治医师理学(移动小腿)测试后表示前十字韧带完全断裂,需要马上进行手术。当时我对这个伤不了解,而且对当时第一次面对手术这字眼的我来说,是不能马上(莽撞)的决定。

我的想法是:膝盖是一个复杂的部位(各种筋骨集中),动刀的话很可能大幅改变本来的运动和生活模式(我喜好各种球类和激烈运动,一星期会运动至少五天,十年多来都如此,尤其是篮球),甚至关节提早老化。虽然住院时在照过核磁共振证实前十字韧带撕裂,但我对那位医生还是不信任,因为他建议手术时过为积极躁进的态度,让我觉得这位医生有可能意图不轨(有些急诊或者年轻缺乏开刀经验的医生为升官或者薪资会积极为患者开刀,期望短期冲出业绩),而且网上也有病友说,这个伤不急着手术,是可以做物理治疗的,没有马上手术的必要。

所以我拿着MRI的影像片,改另外一个医院的号(当时的想法就是离家近,复查也方便)。当时我对这个伤不了解,重点是我不了解这个伤需要一个专业的医生来诊治,我想这才是我的疗程耽误的原因

这里指的专业不是医术高低,是指这位医生是否专精于运动医学这个层面,或者他临床经验是年迈长者比较多,这也影响专业度,还有对病人的诊断跟预判(像是他可能不够了解你的运动需求,你期望恢复怎样的功能)。

伤后连续冰敷10天(用运动员专门冰膝盖那种造冰机)消肿至能够走站后,我挂了一位骨科主任的号(当时爸爸有一位年迈的朋友给他做过人工膝盖手术,恢复的不错),结果他的诊断让当时的我豁然开朗。他看完MRI,晃了几下小腿,觉得我的前十字韧带只是有点松而已,只要做一些训练就可以恢复(没有仔细说恢复到什么程度),我当时也没有问清楚能否恢复到对抗程度。接下来他帮我抽几管瘀血,让我膝盖舒服不少(更能弯曲了),也没开任何消炎止痛药,只说要去辅具部买支架限制角度,八周后才能弯到底,我就戴着膝支架离开诊间了(一开始最多能弯60度)。

他指示我每天做抬腿300下,做到不会累以后改抬一公斤沙包,以此类推。当时年少轻狂,以为这种运动太小CASE,对锻炼大腿肌肉的帮助甚小,所以我一天只做10下,觉得单调乏味,只做5天就停止了。

伤后10~30天,我试着回去骑机车和自行车(骑快骑慢都很顺),逛街也用正常速度行走,发现除了站立时伸直到负角度很困难,其余进步神速(练习2天就几乎正常上下楼梯1~6楼没问题。走路只练习5天就能够快走或慢跑,只觉得动完膝盖会热热的其余正常,而且越来越不会热),当时我自以为不但做了最有效率的康复动作(直接当作那个膝盖没事去用),而且恢复剧烈运动指日可待。不出所料…

2018年2月12日(伤后70天),学弟妹的怂恿下,我便服没换就在篮球场打起斗牛(只戴普通护膝,当时无法全蹲,但已经超过120度,也已经正常生活一阵子了),不但表现依旧神勇,而且感觉膝盖越来越像自己的(踩两步上篮和第一步轴心脚都不会怕),那次过后,我就当作自己恢复健康了(也过医生交代的八周了)。3月开学我选篮球课,不但全勤,学期的体能考试和基本动作测验我都拿前五高分,也常常找朋友和同学在河堤篮球场切磋(频率恢复一星期四至五次),而且感觉我受伤以后比受伤前更神准。

6月,我有场斗牛一个人连拿12分完封两轮,路边偶遇的几个球友(大概20~30岁)都惊叹神乎其技,我那时候想想去年受的伤,心里暗自窃喜自己没在三总做什么手术,也更确信前十字韧带整体没事的诊断。

2018年5月后,我已卸下护具(护膝也没有,上球鞋就打) ,7月,我同两票好友连续去各种地方游玩,前后十天都在玩,不但摔落河床好几次,而且碰撞礁石和在夜市各种推挤膝盖都没什么痛感,弯曲也越来越正常(几乎可以小腿碰大腿,只是不能蹲到底大便或站着踢屁股),唯一让我感觉到膝盖明显变差的是:在外不能久站(超过四五个小时不坐的逛街或健走),下肢耐力明显较差,而且是痛到必须就地坐下休息,不像以前只是大腿酸痛(一般常讲的铁腿,能忍受到回家再休息的那种)。受伤后只要疲劳感一来,膝盖会痛到很难继续走动,不休息会极度痛苦的那种。但我上大学一直都用机车代步,其实很少走到铁腿,所以我也不以为意(反正剧烈运动时很正常)。

8月开始,我发现打球越来越奇怪,不但做侧移还有大跨步的时候膝盖会明显脱轨(只要一发生,就要冰敷5天消肿才能再打,第二次严重受伤前发生3次,第一次滑移后我就戴护膝了,而且很多动作都不敢再做,在场上只负责回防跟接球再投,或者偶尔快攻时空手切上篮)

9月,我发现已经没办法做瞬发、爆发的跑步和变向(百米起跑那种或者连续抢篮板那种反覆跳跃),所以打篮球时只能投球(也几乎没跳了,或者都单脚跳双脚落地),然后也渐渐只打零对抗的篮球(不能斗牛,只能你投我捡或一打一)。

9月末,我在篮球场捡球时,刚好经过地板一个小落差(仅楼梯半阶),右脚只是稍微踩空(完全没有跨大步也没有疾走,只是单纯走路踩空正常人只会晃一下然后继续走那种),膝盖就大扭,当时感觉整个膝盖被自己的大腿吞下去,然后就痛到只能躺在路边等朋友载我去附近的骨科。到附近诊所后医生帮我抽2筒瘀血150CC,接着他说这是韧带的损伤,才会有血液在关节腔,建议我到大医院治疗,这不会自然痊愈。

10月初,也不知道是脑袋糊涂还是执迷不悟(可能心理暗示只要找这个医生就会给我乐观诊断,我又可以不复建就回球场胡闹),我回医院找同一个医生,他帮我抽出剩余瘀血,又照一次MRI。复诊时他说一句很含糊的话”现在状况比较麻烦,看你是要做手术,还是要打几剂PRP促进软骨增生,继续观察,因为你的软骨有一点塌陷变形” 我不懂PRP是什么,但我确定手术的话至少有八个月禁球令(看过网上跟NBA球员的一些资料),而且康复和手术的成效也因人而异。

我从来没有接受过这么大的治疗(现在才知道这对骨科权威来说只是微创手术),心里当然一堆问号:

接受手术之后我可能再得到一个正常的膝盖吗? 我能克服复健的疼痛和重新挑战原角度的困难吗? 我能接受牺牲八个月的正常生活专注复健吗? 就算医治好了我还记得球本来该是怎么打吗? 各种问号在我脑中徘徊好久看着诊间老老少少,有的拄着拐杖、有的坐着轮椅、有的一拐一拐的似乎已经拐好几年的病患(很明显两脚粗细不同),我在心里找了一个借口”就再观察吧!反正PRP打了搞不好还有救,先等它消肿,不要马上牺牲一年运动生涯去做一件没把握的事。”

2018年11月~2019年1月,我在医院康复科来来回回啊破了15次(热疗,电疗,有人会帮你拉拉筋,介绍几种肌力训练),打了3针PRP(进口的,自费共5万7千左右),但膝盖越来越不像自己的,不管空手走路,还是拿重物,都渐渐有脚一长一短的感觉,(这两个月我只坚持大概20天的深蹲跟零散的抬腿,而且一天大概只做30次,其他动作都没有做,就热敷又电而已),剧烈运动不说,第二次受伤后连球场都不敢去了,而且平常自己走路也有感觉到脚一长一短(患肢很明显松松软软的,使力膝盖就有歪斜或者痛感),再硬去打球一定会出更大的问题。。。

1月开始,我的膝盖不只无力,而且做训练(普通的伸直抬腿)的时候发现,膝盖内有东西会反覆易位(走路时会有很大声响,而且伸直时会卡住,弯曲时又会弹回来),后来甚至早上起床的时候会整个膝盖痛地无法下床,连普通站立也很难受,不会随时都痛,但已无法正常出门(幸好大学请假比较弹性),也无法站超过二十分钟(说残废不夸张,一踩地板就很痛,不敢弯也不敢直,脚僵在60度左右比较不会痛,但也只能抬高,只要脚朝下就很不适,在家无法完全自理生活,都要别人帮忙)。我很明显一拐一拐走路,两脚无法站直。到那时我才知道,这伤被我拖延到连生活都有麻烦,我必须积极处理它了,所以我想找台北膝盖有名的医生,无论如何要挂上号。

2月,我向医师求助,之前纳闷的琐事全部抛诸脑后,因为家人和我都知道,这个伤如果再不处理好,可能跟着我一辈子,到时候不用谈什么打球,是一桩年甫弱官四肢就残缺不全的人生悲剧。医生看完MRI告诉我,不要畏惧走路跟站,虽然痛感很强烈,但是膝关节只要缺乏活动和使用就会沾黏,而且大腿不敢走路也会渐渐萎缩,到时候受力更多分配在关节上,只会更痛。他要我在手术前做适当的锻炼,如果膝关节有够壮的大腿支撑,那痛感会慢慢减轻,至于手术没这么急,只要不去从事跑跳转碰的运动,就不会恶化。听到这消息我松一口气,因为我可以如期去之前录取的交换生(中途反悔会被强迫休学),本来家人极力劝阻我的交换行程,因为我已经痛到随时用登山拐(如果用腋下拐没办法拿东西,所以仅用登山拐辅助减轻痛感)。

在国外一切都比想像中顺利,有分配到残障宿舍,也有买到便宜的代步(校区占地是台大两倍,上课都要骑车),虽然驼背又脚瘸过半年,但也交到许多朋友、见识许多地方(学分也有顺利拿到)。最重要的是半年后我已经学会怎么和这个伤好好相处,也渐渐放下以前要偷去运动的冲动和欲望,我想交换的这半年,最有意义的就是做好术后复健之路的心理建设(真正有把握面对复健)。

回国后每天在泳池练习正常走路以及弯曲,努力完成医生手术前的要求,术前复健当然超痛,因为我的脚已经僵在50~60度半年,早就变得只要稍微动到就会超痛(而且膝盖易位感手术后才消失,术前复健膝盖卡住不知道几百次),所以用力压弯,或者尽量伸直踩地或走路,不管膝盖发出什么声音,还是感觉多痛,都不要去想,专心达到开刀标准才是重点(医生说了算,再铁齿或者毛一堆一辈子没药医) 此时就是用洪荒之力让膝盖活动度接近正常膝盖(躺平能弯曲到底和伸直)。(膝关节活动度高,手术后才不会僵硬增加复健难度以及影响手术成效)

我忍痛两个月达到医生的标准,于2019年10.5进行前十字韧带重建手术 手术过程就不说了,重点是手术后当天晚上膝盖超痛!!!!!

痛度(1~10)
EX:逛街逛到铁腿:3
练系队被操挂很酸:3
普通撞到挫伤皮肉伤:2
膝盖第一次受伤时:约8
膝盖第二次受伤时:约7
膝盖每次膝盖抽完瘀血后:比原先降低2~3
膝盖第二次受伤后~出国前~回国:3~5~4(膝盖不论何时都至少3以上的痛度,不小心弯到或者太直就变成4或5)
术前训练(硬弯硬直):5~6
手术后当天晚上整只腿:10(不打止痛会觉得生无可恋,而且半身麻醉有六小时不能坐起来,上半身会酸到快断掉,全身好像快溶解)
手术后拔引流管(放血用的):6(医生会拔超快,整个膝盖会酸又痛10几秒)
手术后第三天整条腿:2左右
术后每天锻炼的酸痛:3(大小腿,膝盖没什么痛感)
现在膝盖:0~1术后我每天照医生建议锻炼,一下都没有少,虽然每次做都又酸又累但隔天都可以明显感觉到走路跟站姿的好转,而且我之前已经痛几百天了,锻炼的酸痛和弯曲的痛苦比起之前一堆隐隐作痛和术前锻炼,反而变成小CASE。

现在是术后快一年了,膝盖已经不痛,只有偶尔大小腿酸痛(就单纯走路铁腿那种痛),最重要的是我走路已经比手术前正常多了,这刀算是开的值得了!!! 希望过一阵我是笑着打一篇名为”重回球场”的文章~

希望天下前十字韧带病友术后都和我有同感,一起再努力几个月回到那片名为运动的乐土吧! 大家都加油哦~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励志 | 前交叉韧带损伤的叉友膝关节受伤、手术、康复史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加入最活跃的前叉康复交流论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