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太难了!前叉术后罕见感染 – 记录那些难忘的日子

是时候写一些东西,来记录一下可能是我最想忘记却又最难忘记的一段日子。首先,纪念一下失去的左膝前交叉韧带,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真的对不起父母给予我这完整的身体,而我自己却没有好好的珍惜,肆意挥霍,等到失去它的时候才知道追悔莫及。

1、受伤的过程

去年10月17日,在单位运动会的篮球比赛中,在一次争抢篮板球单腿落地的一瞬间,我听到了左膝膝盖里啪的一声,我瞬间疼痛难忍,在同事的搀扶下到场边进行了简单的处理和休息,因为单位比赛人员不足,因为自己从没受过严重的伤病,因为自己的无知所以无畏,我又重回到比赛,坚持打完了全场。

回到家里的晚上,左膝肿痛,家人带着去了急诊,拍完x光片,显示骨头没有问题,急诊大夫建议第二天去骨关节科复查。隔日,找医生复查,做了抽屉实验,被告知膝盖松了,要求立刻去拍核磁共振确诊。第二天,磁共振报告出来,显示半月板ii度损伤、前交叉韧带损伤(建议住院进一步临床检查)、软组织挫伤、膝盖内有积液等等。因为膝盖有积液肿痛,医生建议先静养消肿。回家休息了一个半月,左膝消肿,疼痛减弱,但是左腿经常会发软,走路和上下楼梯时会站立不稳跌倒。

随家人复诊,大夫看了一个月前的片子,被告知前交叉韧带在一个半月前已经断裂,需要立刻住院手术。前叉韧带在膝盖里主要承受旋转性的、前后方向的外力。当身体受到向前的外力时,一条健全的前叉韧带可将胫骨与股骨牵连,防止胫骨向前位移,从而保证了膝关节的稳定性;当前叉韧带受损甚至断裂时,向前的外力则可以造成胫骨前移,导致膝关节不稳。若不进行韧带重建手术,不稳定的膝关节,在日后的生活中会一直受到磨损,膝关节里的软骨、半月板会一直受到磨损直到彻底磨烂,膝关节报废。

2、入院手术

11月15日,入院。随后几日,入院的基本检查,然后就是等待手术安排。期间上网科普了前交叉韧带重建手术,医生也交代了手术的意义和风险等等,但是一致被告知这只是一个微创手术,不要太紧张等等。于是乎,抱着大无畏的心态,去迎接手术的到来。

11月21日,冬至那一天,等来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场手术,同时也第一次错过了冬至的饺子。手术安排到10点左右,从早上七点就开始等待,11点、12点、13点,因为前一场手术复杂时间被拖延了,一直在焦急的等待,因为手术前一日24点以后要禁食禁水,自己饥饿和口渴的程度快要超过身体的极限,终于在14点等到了来推自己上手术室的手术车。

在家人和同事的目送中,我被带进了手术等待室,其间和两个病友还相互交流鼓励了一番,随后被医生带进了手术室,同时被告知手术为腰椎半麻,因为自己有高血压,医生一直在告知我各种风险,并告知给家人并签字。开始真的紧张和害怕,但还要装作坚强和无畏。手术前准备,在护士的要求下,脱光了身上的所有衣服,自己躺在手术台上,盖上被子。

护士开始开启各种仪器,同时给自己扎针输液,等待麻醉师的到来。麻醉师到来,要求我侧身并尽量的把脊背弓起来,酒精消毒,找到了腰上的麻醉点,开始穿刺,一下子热汗从全身毛孔里流出,身体不自主的抽动,医生说不要动,坚持就是胜利。几分钟后,下半身开始麻木,医生插导尿管,瞬间在麻醉的作用下依旧能感受到当时的酸爽,刻骨铭心。手术开始,因为心态好,前一日睡眠不错,手术过程中没有丝毫困意,一直在听医生之间的交流,和护士手机电影中的台词。就这样,在下半身没有知觉中,像一只鱼躺在刀俎上任人宰割,像一个机器在生产线上任人修理。看着关节镜反馈到显示器的图像,膝盖里白花花的一片。随后,主刀大夫让另外两个大夫抱住我的左腿,耳边响起了电钻声,抬起头看到大夫正在往我腿上钻孔打眼,接着用锤子向腿上砸钉子,一锤一锤的振动牵动着我的全身。。。。。。缝合伤口,手术结束,被医生抬回了板车,推回了病房。回到病房已经快17点了,护士交代六小时内不能进食进水,不能睡觉,不能抬头,麻醉过后活动脚踝做踝泵,防止腿部血栓等等。

这就意味着从今天零点开始到今天晚上23点,我不能喝水吃饭,混混沌沌中熬过了六个小时,此时的我睡意已经掩盖了饥饿和口渴,就这样昏昏沉沉中结束了冬至。夜晚,左膝的伤口开始疼痛,我想忍忍,但是一种灼热撕裂的感觉一直持续并在加重,想换个睡姿来缓解,可是左腿无法抬起,妻子看出了我的痛苦,询问后去手术室买了止疼泵,在药效的作用下,疼痛减弱,迷迷糊糊中又睡去。接下来的日子就是规律的输液,早中晚三餐,不停的踝泵,送走每个傍晚迎来每个清晨。但是,每次去卫生间都是折磨,从病床下地,在重力作用下,血液开始向左腿左脚涌去,瞬间感觉到左膝的伤口要在压力作用下被冲开,左脚慢慢的变成紫色,拄着双拐每移动一步都是艰难的。

本以为适应这样的生活,等待拆线出院,就是阶段性的胜利,但是真正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3、
意想不到

规律的过了五天,在手术后第六天的上午,我开始浑身发冷,发烧了,医生查房看了我的伤口愈合的不错,并未出现红肿,但并不排除感染的可能。听到感染,我真的开始紧张和焦虑,网络真是个太公正的事物,不夹杂个人情感,不会欺骗不会隐瞒,想知道的真相就那样的摆在每个求知者眼前。

前叉韧带重建手术后感染,要紧急推回手术室,进行全身麻醉,将伤口重新打开,用生理盐水和抗生素长时间冲洗,缝合伤口后继续观察,确定是否需要再次冲洗伤口清除病灶。若感染严重,没有得到控制,后果严重。真的害怕了,真的不想再重新回到手术台上,真的希望这次手术就能解决所有。医生建议先保守治疗,通过抗生素注射抑制并清除病灶。隔日早上空腹抽血化验,通过几个指标来确定是否为细菌感染,还要进行膝关节腔穿刺培养,通过关节液细菌培养来确定关节腔是否感染。下午抽血结果出来了,血象高,血沉高,c反应蛋白高,相应的指标显示确实为细菌感染,但要确定关节腔是否感染还要靠细菌培养来证明。细菌培养需要时间,若一周左右未培养出细菌证明关节腔未感染,结果最佳。

开始抱有幻想的等待,发烧也在持续,39℃左右,需要靠退烧药来缓解,每天三次。每一天都烧的晕乎乎的,头又沉又懵,在常温23℃的病房里裹着被子还浑身发冷,身体愈来愈虚弱,抗生素也换了一种新的,每天早中晚三瓶,但是好像作用不大。就这样等待着,期待着,希望能够退烧能够好转,希望自己的身体可以对抗这样的伤病,希望自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但是没有,清楚的记得上午输液的时候,在我侧头的一瞬间,鼻子里有一股暖暖的液体流出,以为是鼻涕,用手擦了一下,手指被血染红了,流鼻血了,我试图用纸巾堵住,但是纸团刚塞到鼻孔里就完全浸湿,堵住的血液顺着鼻腔流入口腔,大口大口的血液被我吐出,滴落的血染到了枕头和被子。

从小到大,我从未流过鼻血,不知道是这样的一种情形。同事,病友还有护士都被我的状态吓坏了,急忙叫来了医生。通过冰敷,鼻血止住了,解释为体热严重通过流出鼻血来缓解,而我自己也又增加了一份恐惧,又开始上网查,又开始都号入座,又开始胡思乱想,又开始给自己增加一份压力,心理的防线又一次被撞击。持续发烧的这几天,母亲一直不放心,白天照顾我那一岁半的孩子,保证我一日三餐,晚上还要坚持来陪我打针值夜。有了母亲的陪伴,我感到了温暖和柔软,因为我还是个孩子;又感到了心疼和亏欠,因为我也是个男人。晚上我每每动一下身,母亲立马就来到身边询问,隔三个小时就喂水量体温,一晚上几乎没有真正的休息,全天都在辛苦操劳。我实在不忍年迈的母亲在应该让我孝敬的时候,却还在为我煎熬和操劳。每每这时,我都会默默扭过头,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却不敢让母亲看到。当然,我也知道母亲和妻子也为我流过很多泪水。这一年注定是我人生中不顺利的一年,最后一天上午穿刺结果出来了,关节液里培养出了细菌,为耐甲氧西林金葡萄球菌。


4、
心灰意冷

网络真是个太不近人情的事物,我开始百度查找,答案令我感到了恐怖和绝望。此细菌为超级细菌,广泛存在于医院和社区,具有强大的耐药性,多种抗生素对其没有效果,如若没有得到控制带来的是灾难和死亡。

心理防线彻底的崩溃了,第一时间想到了母亲,妻子还有孩子,我哭了,在没人的楼梯间里哭出了声音。我第一次感到了人生的绝望,不知道自己将何去何从。但是我必须要坚强,不能让家人看到我的脆弱和恐惧。医生当即更换了抗生素,万古霉素,从这霸气的名字中就能知道这种抗生素的功效。万古霉素号称抗生素的最后一道防线,具有较强的毒副作用,对人体肾脏、肝脏还有听力可能造成损伤,医生不到万不得已不会给予使用,若使用需要经医院各级批准。

隔日中午,妻子来送饭,当我让她夹肉吃的时候,她拒绝了,在我再三的询问下,我得到了答案,妻子已经向神灵请愿,戒荤食素祈求我恢复健康;母亲也经常在家跪地祷告,向神灵祈求。听到了这里,我再也无法压制自己的眼泪,这一次在妻子面前我哭的像个孩子。在人最无助的时候,家人的付出和陪伴,才是自己最有力的支撑和动力,听见母亲一声声儿子、妻子一声声老公、看着手机视频里刚学会喊爸爸的儿子,为了能陪母亲买菜遛弯、为了能陪妻子逛街家务、为了能陪儿子走路跑步一天天的长大,我知道我必须要坚强、坚持,调整自己的心态,积极的配合治疗,重新的站起来,回归属于自己的生活里。

真的是上苍保佑,真的有的放矢、对症下药,几天后,我的高烧退了,身体状态也有了点好转,我也又一次的送同病房的病友回家,看着他在家人的陪伴下出院回家,我心中无比的羡慕和向往,我也经常的想象我出院回家的场景,但是又一次的抽血化验结果显示我的炎症指标还是高于正常值,我还是要继续输液,直到彻底清除病灶为止。

每天傍晚,在我一个人的时候,我都会站在走廊的尽头,因为那里有一扇窗户,向西北方向望去,可以看到家的楼,家是那么的近却又那么的远,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到家里,就这样我一直望着,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下来,万家灯火亮起来,而我内心的灯却孤独无尽。偶尔我还是会偷偷流下眼泪,我也不知道作为一个男人,自己的泪腺竟然如此的发达,忍受真的是这么漫长。就这样,日子一天重复着一天,每天早晚9点打针输液,每天无休止的喝白开水排毒,每天无限次数的测量体温,每天无数次的想家。


5、
柳暗花明


整整23天,我连续输液23天,左右手扎遍了,一个个针眼密密麻麻排列在我最粗的血管上,手被上一大片黑紫,后来经常性的一次扎不上针,补针时有发生,到后期护士们都会推脱着不来给我扎针,或者在胳膊上手腕上另找血管,我也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这23天里,我进行了5次空腹抽血化验,只是盼望着化验结果能够尽快到达正常,但是前四次都是失望而归,可是总归事情是往好转发展,代表细菌感染指标的c反应蛋白从270到66到24到12到4(正常值为0~8.19),到最后终于达到了正常,这一次我又哭了,不知道是喜悦还是释放。医生建议我在医院停止输液后继续观察几天,稳定后方可出院回家。在医院的日子终于要熬到头了。

如果说消炎是与时间的对抗,那么恢复就是与时间的赛跑。纯前叉韧带重建的黄金恢复时间是术后一周开始,三个月内完成。如果时间拖延,就会大大增加韧带粘连的可能,就会大大增加术后恢复的困难。在手术后三个月后,粘连的部分就会像胶水涂抹过一样,需要手术开刀去除粘连。因为术后感染,在别人开始恢复计划的时候,除了做踝泵,我不敢过多运动伤腿,不敢过多的刺激伤口,每一天就是躺在床上,期盼着感染炎症赶紧消除,同时我也清楚日后的恢复我会比别人更加痛苦,将会承受更多的疼痛和压力。


6、
三分手术、七分康复

真的如叉友所说的,前叉韧带重建的成功,百分之三十是手术,百分之七十是锻炼恢复。而我因为术后感染,恢复计划拖延了将近一个月,弯腿这个平时多么轻松随意的动作,在我这里却是那么困难。左腿的大腿和小腿就像连在了一起,膝盖这个支点好像根本没有作用,只有靠家人的帮助,我才能一点点弯曲,弯曲时的疼痛真的是撕心裂肺,每一次弯腿训练后,汗水都会完全浸湿上衣,有时候忍耐不了我都会咬着毛巾而左腿却被疼的发抖,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不怕疼能忍耐的人,但是我错了,我甚至疼的流出了眼泪。

两个月的时间就像倒计时,我害怕浪费每一天,但每一天的进展都是微乎其微,压力真的变不成动力,每一天鼓起的勇气,在弯腿的一瞬间就妥协了。新接上的韧带,就像一根从没拉伸过的皮筋,只有锻炼才能让它收缩自如,但每一次弯腿伸腿的疼痛才是真实的存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重新脚踏实地的站在地上,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才能又一次迈出自己人生中新的第一步,现在的我已经快要记不起来走路和跑步的感觉,真的只有时间可以治愈我,真的只有家人的陪伴和鼓励才能治愈我。今后的日子里,能再去打篮球踢足球对我来说就是奢望,跑步跳跃也已经变成危险动作,受伤那一天我就告别了身体的健全,告别了迟暮的青春。但是今后的路还很长,母亲,妻子还有儿子还需要我陪他们一起走,当我再次踏出人生中新的第一步的时候,我知道我并不是为了自己,更为了他们,为了我身边的人。

后的路可能会很艰难,但是我会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的走下去,因为有他们的陪伴,我就不会害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太难了!前叉术后罕见感染 – 记录那些难忘的日子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加入最活跃的前叉康复交流论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