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微信公众号:前叉之家
获取更多前叉康复的实时资讯!

前交叉韧带重建两周年 - 回忆过去点点滴滴

初识前叉

18-19年的冬天,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天了,只记得那天晚上参加了公司组织的一场篮球比赛,那次,到场的人数不多,到场之后立马就开始了比赛,但是由于热身的不充分,没过多久,在一次落地的时候,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膝盖扭转,在地上疼得直打滚。

但是我没有听到前叉断裂的声音(那是我后来才了解到,断裂会有啪的一声),我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扭伤,休息了两周以后,我又忍着不适,回到了球场,但总是在做简单的变相时,支撑不住,扭到膝盖。反反复复,持续了数月之久。

期间我还参加了一次戈壁的徒步穿越(每每回头想来,真是为自己捏把汗), 但是终于在又一次扭伤之后,我彻底醒悟,可能是我的膝盖真的出了问题。真的,由于整个学生时代的体重都很小,加上我打球的风格,属于多投少突,从来没有觉得膝盖有过任何不适。那段时间我根本没意识到,我的膝盖已经承受了太多伤痛,没有办法自我痊愈了。

决定手术

于是,19年6月,我终于到浙二看了专家门诊。得到的结果就是,我的前叉韧带可能撕裂了(没有直接显示断裂),而且半月板也撕裂了。医生当时说,这种情况,做个门诊手术,重建一下韧带就行,我当时懵了,我以后还要打球!然后他建议我住院手术,详细地拟定了重建的方案,彻底治疗。

直到手术当天,我妈还一直纠结,希望我不要手术,即使手术也不要用自体的韧带。以至于手术前,我的主治大夫,专门派了实习生,来介绍手术过程,安抚情绪。其实我自己倒是对手术有了一定的了解。至于说用自体异体韧带还是人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而这个选择,将会影响之后的整体恢复感受。这个我具体后面再说。

手术进展

手术结束被推回病房,我一睁开眼,先看见了我整体条被缠满绷带的右腿。,只露出了一个前脚掌,当时麻药刚醒,整个人很懵,从推车回病床的时候,我是自己爬回去的,很神奇,可能当时就是想向担心我的家人一点信心,展示一下我灵活的蠕动。那一会儿,我忽略了腿上的感觉,跟守在床边的家人朋友说了会儿话,直到朋友们离去,我又昏睡了过去,睡过去之前,我还跟护士小姐姐说,别忘了我的止痛棒!

再次醒来已经是半夜了,被我的主治大夫叫醒了,那会儿他刚做完另一台手术。然后跟我说了我的手术过程,关节镜完整的检查了我的膝盖内部,他告诉我,我的韧带没有断,但是松了,就想原本富有弹性的皮筋失去了弹性,松垮在那,然后拿我的手机数据线比划了一下,说真的,我没办法想象。

只能一个劲儿的点头。然后两侧半月板 都有不同程度的撕裂,但都帮我缝合了。而我的前叉,取了我的腘绳肌来帮我重建,但是由于我本身的腘绳肌不够粗壮,又加了一根异体韧带。厉害厉害。我听的一愣一愣的。随后又交代我,好好做踝泵,直抬腿。可能是我在手术前的那两周,一直在进行肌肉的练习,所以术后我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并没有感到很吃力。所以,我现在也分享给有叉友,术前的练习,也相当重要(当然,你得结合自身的情况)。

做完手术之后,在医院呆了三天,没有感染啥的我就出院了。最懵的还是我妈,怎么现在住院就这么短的时间就行了?可能在母亲的眼里,我已经得了不起的大病吧。

 

 

术后的康复

手术的过程,由于我是全麻,并没有什么参与感。只是睡着之前,在手术室墙角蹲了一天的年轻实习医生,让我觉得,我不光是自己做了手术,还给这些未来的大夫,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学习案例素材。

回家那天我的领导和朋友特地来接我,还送了我一张轮椅。由于轮椅买的大了,我从头到尾只坐了一次,连后面我去复查,我都是自己拄拐杖去的。由于我是跟杜兰特,汤普森同一时期做的手术,所以我一直关注他们的消息,阿杜当时第一次出街,骑的一辆小车,给我印象特别深刻,我太想拥有了,可惜当时国内没有。现在的话,可以搜一下淘宝”Knee Walker”,具体买不买,买哪家我就不懂了,毕竟没有踩过坑,没办法给意见。

 

 

 

 

 

 

 

 

不过还是要再叮嘱一声,术后用来固定膝盖的护具,可以提前买好,比在医院里买便宜多了,而且可以选择舒适度更高的。我也是在出院的时候没准备好,才匆匆买了一个康复科的器械。后来觉得,又热,穿戴又不方便。还贵。

起初的阶段,每天晚上睡觉是很难受的。支腿+垫高,让我完全不能动,也不敢动。虽然带着护具,但是我的脚会不自觉的抽动,仿佛好像在重新建立神经的连接,又有点害怕,所以后来我把睡觉的地方从床,换到了沙发,这样脚就被沙发靠背挡住了,明显降低了抽动的幅度和概率。我相信,每个叉友肯定都会遇到不一样的困难,但是方法肯定比困难多。

慢慢地我开始适应了一条腿的自己,爬到浴缸里洗澡,上餐桌吃饭。。。三十天过去,我终于开始尝试下地,尽管很艰难,但是开始锻炼之后,脚在慢慢的消肿,第二个月不断地下角度,那个过程别提有多酸爽了,下多了怕以后松弛,下少了怕粘连,每天拿个量角器反反复复,除了肉体上的痛苦,更多的还有心理上的折磨。两个月后的复查,我从双拐,到单拐,得到主治医生的同意后,我回到了工作的岗位,最大的困难还是从坐便到蹲坑。我已经快不记得是怎么度过那段日子的了。不过好在工作环境里有很多朋友一起陪我,这让我感到恢复的时间变快了很多。偶尔带我去看电影,第一次去篮球场,看队友打球,一切都让我满怀期待,想要赶紧康复。

坚持就是胜利

后来整个疫情期间,我一直在家进行恢复训练,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恢复肌肉的训练上,手术以来,我的腿围(虽然本来也不粗)比左腿整整小了一圈。都说断叉这事儿,三分靠手术,七分靠复建,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时刻都不敢忘记。而我整个复建的过程,给自己定的目标始终都是循序渐进。虽然期间,有迷惑过,怀疑过,沮丧过,但还好,我坚持下来了。

 

 

一周年的时候,我第一次慢跑了两公里,此后,不管是走路,还是健身,我一直努力地去调整每一个步伐动作,这样做确保不会给另一条腿造成更大的负担和磨损。

去年夏天开始,我慢慢地回到球场,起初,我还是遇到了很多问题,不敢发力,甚至有两次出现了疼痛,但是那种疼痛,不只是在膝盖上,副韧带,小腿,错误的发力,其他部位错误的代偿让我明白。我应该加强协调性和力量的训练,在去医院检查确认韧带和半月板状态以后,我慢慢增加了力量的训练,更好的腿部力量,能更好的保护膝盖,减小对韧带的负担。

前面提到,我取了自体的腘绳肌肌腱,于是我到目前为止,可能还是会有感觉到些许的不适,来自大腿后侧,我想随着时间和锻炼的深入,这种感受会慢慢消失。(刚开始感受最明显,勾腿吃力,目前不适感有很大的好转),可能用异体或者人工的韧带不会有这个烦恼,但同样的,也许会产生其他问题。

术后感悟

现在,我已经摆脱了那种完全的未知的恐惧,两周年对我来说意味着,新韧带它已经完全属于我了。而经过这两年的我,也发生了彻底的变化。

我开始明白健康的重要(可能是因为年纪上来了), 不抽烟不喝酒,更加健康合理的饮食。不再吃夜宵,不再熬夜,定时锻炼。

每次奔跑的时候,我就会忘掉所有的烦恼。我太明白这背后的付出和努力是多么不容易。而后的每一天,我都要坚持下去,写这篇东西也是给自己一个激励。

这种伤病,不是度过了这个难关就结束了,而是终身要保持良好的习惯,适当的锻炼。我总是开玩笑说,我得的是一种叫积极生活的病。努力吧那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前叉之家 » 前交叉韧带重建两周年 - 回忆过去点点滴滴
分享到: 更多 (0)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加入最活跃的前叉康复交流论坛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