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叉之家
打造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康复交流平台!

[译文]可能是世上最糟糕的伤病:ACL撕裂

aHR0cDovL2EuZXNwbmNkbi5jb20vY29tYmluZXIvaT9pbWc9L3Bob3RvLzIwMTMvMTIwOS9ncmFudF9lX2FjbF9pbGxvX2IxXzY0MHgzNjAuanBnJnc9NjQwJmg9MzYw

说实话,这个部位真的不怎么起眼。很短——长度只有一英寸;还是粗短,大概半英寸粗。它是白色的,很光滑,像一束意大利龙须面一样。它没有多少弹性。事实上,只要它不出现毁灭性的伤病,你压根儿想不起它来。但是,伤病总是不期而至,而且总是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这时候你脑子里面只能想它了,因为它如此重要,甚至是竞技比赛的核心。这一点在2008年爱国者队揭幕战迎战堪萨斯城酋长队的比赛中,酋长队安全卫Bernard Pollard压在Tom Brady的膝盖导致后者受伤的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在2011年十二月Adrian Peterson在试图向前推进时受伤的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在德里克-罗斯在2012年季后赛落地不稳而受伤,痛苦万分被迫休战一年多的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当Mariano Rivera译注1在与堪萨斯城皇家队的赛前练习中不小心被绊倒跌入警示区而赛季报销的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可以在上周末克利夫兰布朗队的安全卫T.J. Ward和爱国者队的近端峰Rob Gronkowski的膝盖相撞导致后者受伤的事件中可以看出。这一点在Mickey Mantle译注2、Wes Welker译注3、Jerry Rice译注4、Ricky Rubio、Donovan McNabb译注5、Craig Biggio译注6、Tiger Woods等人身上都可以看到。那个小鬼一直都在那里,随时准备突袭。
然而最近的境况是,此伤病大行其道,以至于有人可能会说ACL甚至已经代替NFL(国家橄榄球联盟)、NBA、MLB(美国职棒大联盟)、NHL(国家冰上曲棍球联盟国家冰球联盟)成为了最重要的三字母缩写单词了,因为那个令人畏惧的十字形韧带,那一束胶原质就在那里,正好就在你的膝盖正中虎踞龙盘。如果他罢工了,运动员剩下的就只是哭天抢地,备受煎熬了。每一年,美国的膝盖前交叉韧带修复手术多达40万例,多数是女性,据统计她们出现此伤病的概率是男性的七到八倍。总体来说膝盖前交叉韧带撕裂的伤病出现更加频繁了,为德里克-罗斯主刀重建手术的芝加哥公牛队医师Brian Cole称。这是因为更多人,尤其是年轻人,更多的参加到了运动当中。“你能见证到更多人都在参加竞技类运动”,他说,“崇尚运动的风气也许是原因之一。”但是那只是对普通大众而言。在职业运动员的圈子里,膝盖前交叉韧带伤病可谓飙升。据Basketball Prospectus的数据,由于ACL撕裂倒下的德里克-罗斯是纪1985年的伯纳德-金、1995年的丹尼-曼宁之后的第一位真正的球星。但后来,事态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让我们来数数吧。罗斯之后,七位后卫相继倒下,包括同日受伤的伊曼-香珀特、拉简-朗多和莱昂德罗-巴博萨等。里基-卢比奥的受伤则是在罗斯之前的一个月。

与此同时,ACL伤病在NFL也成为“流行病”。尽管官方并没有公布具体数字,但是据ESPN的Kevin Seifert统计,赛季开始截止到10月23日,已经有三十名球员受到ACL撕裂伤病困扰,超过了2011年全年的25人,逼近2012年全年的32人。之前的NFL训练营期间,ACL伤病可谓到处泛滥。

但是有点事情我们不能不提:ACL伤病可不是一般的伤病。他们是伤病中的超级怪兽。它造成的痛苦不可忍受,恢复期极长,而且让运动员总是禁不住怀疑自己是否能够回到之前的状态。它考验你的内心,深入你的内心,拷问你的意志和精神力到底有多强。它衡量你的决心。它是绝对意义上的极限考验。

译注1 Mariano Rivera中文译名马里安诺·李维拉,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位置为终结者。被视为季后赛最伟大的后援投手和和棒球史上最好的终结者之一,43岁老将,于今年退役。
译注2 Mickey Mantle,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位置为外野手。
译注3 Wes Welker,国家橄榄球联盟球员,位置为外接手。
译注4 Jerry Rice 国家橄榄球联盟球员,位置为外接手。
译注5 Donovan McNabb 国家橄榄球联盟球员,位置为四分卫。
译注6 Craig Biggio 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球员,位置为二垒手。

 


那令人厌恶的“砰(pop)”

膝盖前交叉韧带位于膝关节内部,上端连接股骨,下端连接胫骨。它位于在膝内侧副韧带(MCL)和后交叉韧带之间(PCL),这两者都是防止膝盖过度摆动的。它处于防止胫骨滑到股骨之后的后交叉韧带(PCL)的前面(谢天谢地,由于运动中没有多少情况需要膝盖后翻,PCL不那么容易受伤)。膝盖的前面被膝盖骨覆盖,膝盖骨通过四头肌腱与股骨连接,通过髌韧带和胫骨连接。所有这些部位的功能就是讲股骨和胫骨连接在一起而不分离。因为如果它们分离的话,说实话,你就别想走路了。

aHR0cDovL2EuZXNwbmNkbi5jb20vcGhvdG8vMjAxMy8xMjA5L2dyYW50X2dfZ3Jvbmtvd3NraV9iMV81NzZ4MzI0LmpwZwJim Davis/The Boston Globe/Getty Images

理论上来说,没有完整的ACL,运动员的表现就完全无从谈起,至少是对于那些需要做转身动作或者需要急转弯或者需要快速加速减速的运动员们而言。ACL通过限制关节的活动范围使这些动作成为可能。它是某种意义上的限定器,它如果出了问题,那就是因为运动员过载使用了(棒球运动员撕裂ACL的情况不那么常见的原因是棒球运动中直线居多,急转弯较少,不像橄榄球、篮球、足球膝盖摆动较多)。但是问题就在这里, ACL是连接股骨和胫骨的四条韧带中最脆弱的一条,甚至是整个身体最脆弱的韧带。造物主本来就没设计ACL能够承受这多考验,可偏偏职业运动员却需要靠它面对众多苦难。

运动员谈论过听到“砰(pop)”的一声时候的经历。有些人形容它像橡胶带子断裂的声音。有些人说不仅仅会听到声音,而且那感觉会游走全身,让你全身震颤。

ACL的撕裂并不需要多少外力。运动员谈论过听到“砰(pop)”的一声时候的经历。有些人形容它像橡胶带子断裂的声音。有些人说不仅仅会听到声音,而且那感觉会游走全身,让你全身震颤。你绝对不会听错那种声音。Cole医生说除了核磁共振以外,检验有没有撕裂ACL的最靠谱的标志就是“砰”的一声和膝盖内出血后几乎铁板钉钉的肿胀了。当然,还有那如同尖刀插入腿部般难以忍受的痛苦。

很多人倾向于认为伤病是由于韧带受外力击撞和震动而被折断。有时候的确如此,比如Tom Brady和Adrian Peterson的情况。但是大部分的ACL撕裂不是身体接触的产物。比如Reggie Wayne,在今年早些时间野马队对小马队的比赛中,防守者离着他还有10码译注7,他跑去去接球却突然倒在草皮上。几乎每一例ACL撕裂都涉及身体扭转,试图避免身体接触或者欺骗防守者,然后腿落地的时候姿势不佳,导致对ACL的扭转力大大增加。本质上说,是膝盖的摆动伤害了你。
Robert Litchfield医生是西安大略大学Fowler Kennedy运动医学诊所的医疗主管和加拿大阿尔卑斯滑雪队医疗集团的一员,他曾经研究过ACL伤病的录像,并且从中发现了一种模式。他发现受伤的运动员在试图避开防守者或者对防守者的动作做出反应的时候,腿部动作是完全一样的。“他们都是在腿已经定住的情况下试图改变方向和移动上半身”,他说,“他们进入了一个我们叫做无法回头的境况” 这时候膝盖偏转向内翻,运动员随后膝盖在下倒地。这就是你听见“砰”的一声的时刻。这就是, Litchfield坚信,像勒布朗-詹姆斯这样的球员永远不会受到ACL撕裂伤病的原因。“当他扣篮后落地的时候,他会一条腿伸展对抗落地的力量。” 简而言之,勒布朗的腿是弯成弓的,那些有这样的习惯的运动员一般不会撕裂ACL。

问题是在运动的“战火”之中,运动员很少有机会去想如何定身(plant)或者落地。他们只是依靠直觉反应。当事情发生,一旦ACL撕裂,他们基本上就倒大霉了。
译注7:一码等于3英尺或36英寸或0.9144米

 


与“小鬼”作战

或者,更精确的说,他们他们过去肯定倒霉定了。如果德里克-罗斯20年或者30年前受了这个伤,他的职业生涯也许就终结了,因为医生们根本就不知道怎么治疗。这倒不是说他们没有努力尝试。根据法国ACL手术历史记载,第一例ACL修复手术1895年在英国利兹执行。病人是一个41岁、被一大块土石砸中的的矿工。医生将撕裂的韧带缝合,虽然听起来不太可能,矿工声称他和受伤前没什么两样。在1903年,一名德国医生做了第一次ACL移植手术,他使用丝绸代替韧带。这次手术没有成功。十四年后,一名叫做Ernest W. Hey Groves的英国医生完成了第一例ACL重建手术,他将大腿外侧的髂胫束补缺,并用象牙的螺丝钉固定。虽然这一手术方法并不完美,这个方法一直被沿用到20世纪60年代。后来,美国阿肯色州小石城的Kenneth Jones医生开始使用髌韧带作为移植材料。

aHR0cDovL2EuZXNwbmNkbi5jb20vcGhvdG8vMjAxMy8xMjAzL2dyYW50X2dfYWNsX2IxXzU3NngzMjQuanBn

BSIP/UIG/Getty Images

当时的治疗技术太原始了。大部分外科医生将膝盖开刀,之后会留下可怕的疤痕。而且没有一个统一的手术流程。每个医生都有自己的方法。另外,成功率也是相当的低,尤其是对于运动员来说。当时的治疗技术旨在恢复行走能力,可不是治愈橄榄球场上的防守前锋或者篮球场上的中锋的。事实上,当时的医生如此不信任自己的技术,害怕移植材料会断掉,以至于他们会用石膏将患者的腿固定住好几个月,这在后来被证明毫无好处,只会让膝盖僵硬,减少活动范围,使腿部前端的股四头肌收缩而已。当患者拆掉石膏,他们必须从零开始锻炼自己的肌肉力量。如果肌肉锻炼失败了,那一切也就结束了。
William Clancy改变了这一面貌。他于1974年被雇佣领导威斯康辛大学的一个运动医药项目。在参加一个瑞典医生的ACL重建演讲的时候,他突然灵机一动。在Jones医生之后,每个人都在使用 髌韧带,然后将它固定在胫骨上,接着穿过膝盖,最后固定在股骨上。Clancy认为髌韧带两端都应该有骨块固定,因为那样的话会更加灵活和强健,他会在股骨和胫骨上各钻一个孔,将髌韧带穿过,最后将骨块附在孔洞上。他认为这样手术和真正的ACL最为接近。“Clancy 流程”虽然后来几经改进和优化,仍然是ACL重建手术的基本形式。
ACL重建手术完全不是那种令人兴奋的手术。根据医生的技术熟练程度和膝盖损坏程度的不同,手术一般会花费九十分钟到三个小时的时间。外科医生们一般会开一个小的切口(有些医生会开两到三个),然后在髌韧带的中间三分之一部位取下一小条,然后在两侧取下骨块。有些医生会使用腘绳肌腱作为移植材料,有些会使用异体组织,也就是说从尸体上取得的肌腱。接下来,他们会在高清摄像机的帮助下,通过小孔洞清除损坏的ACL组织,在股骨和胫骨上钻洞,用金属探针将移植材料从中穿过,两侧分别用生物可吸收螺钉固定,大约八个月之后,肌腱会血管化,也就是说变成韧带和膝盖有机体的一部分。尽管有些人声称经过重建的膝盖永远不会完全正常,好消息还是有的,那就是髌韧带的强度比ACL要高。事实上,Scandinavian registry的数据表明,经过手术之后,ACL再次撕裂的概率只有百分之十到百分之十二,这和ACL撕裂的总体概率差不多。但尽管外科手术不断进步,新的医学知识也越来越完备,恢复到受伤之前的状态并不容易。一项由宾夕法尼亚大学开展的研究表明,在1998年间到2002年间受伤的31名NFL跑位和33名外接手,五分之一的球员没有回到赛场,回到赛场的球员也在手术后的三年里效率下降了三分之一。另一项研究由曾主刀Adrian Peterson的重建手术的James Andrews医生牵头,他发现2001年间到2006年间曾经在他的诊所接受手术的49名NFL球员,只有百分之六十四的人回到赛场。一些有名的NFL球员,比如Jamaal Anderson和Terrell Davis,再也没有恢复到之前的巅峰状态。

ACL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


神奇的“超人归来”

Adrian Peterson 已经成为了ACL伤病恢复的海报人物了。他于2011年12月24日受伤。如果你不得不经受这个伤病,基本上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时间了。赛季末受伤意味着你不会错过很多比赛,也意味着你会有整个休赛季作为恢复期。Peterson还有另外一个好运气,如果你能说ACL撕裂算是运气的话。他只撕裂了ACL和MCL(内侧副韧带)。他的半月板没出什么问题。正如他的治疗师Russ Paine所言,“有些人没有归来的部分原因并是因为他们没有足够的努力,而是由于关节内部的情况好坏”。关节如果有损伤的话问题就难多了。Paine说,Peterson的膝盖骨完好无损。

在受伤仅仅九个月之后,Peterson就重返赛场了。这件事本身并不是很神奇。ACL撕裂一般会花费九个月到一年的时间。但是每个医生和治疗师都会告诉你,当运动员复出之后,他都会花很长时间恢复状态,一般是一年左右。Peterson甚至并不是恢复状态那么简单。他的跑动速度和强壮程度甚至比受伤之前更加好。Peterson是一个奇迹。他的跑阵距离仅仅比联盟单赛季记录少9码,而且还最终获得了MVP荣誉。不是完好如初,实乃更胜一筹。这一点让所有人都很惊奇。

AP Photo/Haraz N. Ghanbari

Peterson为其他的ACL撕裂受害者设立了一个标杆。如果他能做到,为什么他们就不行(这点让人们对Peterson是否使用了兴奋剂的怀疑暂时搁置)?比如说,为什么德里克-罗斯据说很早之前就被医生允许上场,却一直拖延呢?为什么其他的ACL伤病受害者不像Peterson那样爷们点呢?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每个ACL撕裂都是一个单独的私人地狱,逃脱出来的路径也各不相同。NFL明尼苏达维京人队的训练师Eric Sugarman对体育媒体Minneapolis Star Tribune说,Peterson手术之后的两周是个灾难。“他吃到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他当时晚上给我打电话,发一些咒骂的话。他不刮胡子。他体重下降。他疼痛难忍”。训练师为他设计了一个早期恢复草案(手术几天之后就使用固定自行车锻炼,这和德里克-罗斯一样),然后把他移交给了休斯顿Iron Man运动医疗中心的Russ Paine负责治疗。

Paine看起来像一个海军训练中士。他是业内最为称赞的治疗师之一。20世纪70年代,他在堪萨斯州拉伯克县的高中打篮球的时候,两腿的ACL都撕裂了。医生切开他的膝盖,使用了腘绳肌腱(HT)和髂胫束作为移植材料。然后他去水槽洗了洗手,然后一瘸一拐得接着打球去了。他再也没有恢复到之前的力量。但是Paine承认这个经历是他选择成为一个治疗师的原因之一。他每年都负责者多达100个职业运动员的恢复过程。他认为自己广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那些经验较少的治疗师面对职业运动员害怕推的太紧导致其再次受伤而太过保守,而自己由于经验丰富很熟悉门槛在哪里所以敢于作为。“这也许会伤害你的感情”,他会对他的客户说,“但是不会伤害你的膝盖”。

这就是他安排Peterson恢复训练的方式——恰如其分得安排训练。Peterson在手术后10天到达Paine的医疗中心,在那里呆了六个月。他每天会和Paine一起花费九十分钟到两个小时,然后自己再花费数个小时训练自己的核心力量。一般他会一周五练,有时候则会是一周六练。Paine说其他NFL球员看到Peterson的训练(刻苦程度)会摇头惊叹。当Peterson的股四头肌恢复过来之后——Paine说Peterson的股四头肌手术之后像黄油一样都融化了——Peterson每天会花费三个小时和Paine一起训练关节灵活度和平衡性,然后自己再去练习举重。Paine说Peterson在训练室的训练和他在橄榄球上的打法一样,都是“猛兽级别”的。

“ACL恢复不是关于肌肉更加强健”,Paine说,“而是一个肌肉重新学习的过程”Peterson必须学会协调肌肉和膝盖的关系。他做到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就扔掉了拐杖。到了三月份,他就能奔跑了。到了五月份上旬,他就能冲刺跑了。到了五月三十日,他已经和队友Percy Harvin赛跑了。到了九月,Peterson重返赛场。

但是你在ACL恢复中没有看到的东西和你看到的东西一样重要。ACL撕裂并不只是你膝盖中的小鬼,他也是你头脑中的小鬼。你必须说服自己你能够重返巅峰,而做到这一点太难了。扔掉对自己的怀疑可能是德里克-罗斯恢复过程中的最重要的部分。他必须停止担心自己的膝盖,他必须学会坚强面对自己的第一次重大伤病。快船队后卫贾马尔-克劳福德曾经在2001年撕裂ACL,他说尽管自己知道重建后的ACL比之前的更加强健,但是自己还是好几个月走路一瘸一拐。问题出在你的心理层面上。正如加拿大滑雪队顾问Litchfield医生所说,当一名运动员没有重返赛场的时候,你就会假定手术出问题,身体受损伤了。但是Litchfield说,当对那些重返赛场和没有重返赛场的球队的身体检查显示不出来区别的时候,问题很可能就在心理层面了。那些没有重返赛场的人很可能属于高度紧张或者更加小心谨慎的那类人。他们就是没办法像Peterson那样,战胜那个小鬼。


德胡安-布莱尔的诡异案例

尽管Adrian Peterson很引人注目,但是毕竟他的膝盖前交叉韧带还在。在九年级之前的那个夏天,德胡安-布莱尔已经是匹兹堡市一名优秀的运动员。当时他试图封盖,落地时姿势不对,加上又是水泥地,他听到了那声声名狼藉的”砰(pop)“。他不得不痛苦万分得爬到场边。在医院,他被诊断为骨挫伤,后来又被检查出ACL撕裂。匹兹堡钢人队的队医给他做了手术。大概一年之后的高中季后赛,跳球后对方得球,他试图封盖时又听见了那声”砰(pop)“,这一次是在左膝盖。他顿时知道,”我的左膝盖ACL完了“他回忆说。他只能再一次接受手术。他使用了三个月的镇痛药,半夜里也曾因为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够重返赛场而哭醒。

”我想过放弃篮球“他说,“但是我的父母和祖母支撑我走了下去——当然还有我对篮球的热爱”。他下决心他会回来而且变得更强。在高二年级,他带着两副膝盖支撑以稳定膝盖。尽管他还是能够上场打球,那个小鬼还是不时在脑中提醒他,ACL撕裂的伤病随时会再次回来。
Jesse D. Garrabrant/Getty Images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11年级的时候,他在教练后院时扣篮时,右膝盖ACL再次受伤。这一次,他甚至不敢去医院,因为他害怕他的父母会责备他膝盖脆弱还要试图扣篮。所以他去寻求一个治疗师的帮助,试图熬过去。他的确也做到了。在他的高三年级之前,有一次他和他的兄弟们在Hill区的一个水泥场打球,他跃起扣篮,落地,然后…“砰(pop)”。他一瘸一拐的回到家,找到那个治疗师,不知怎么的,疼痛平息了。按照布莱尔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我被上帝保佑”。

但是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如何的赐福。在匹兹堡,他进入了全美最佳高中生阵容,大一时候的表现也仅次于布雷克-格里芬。大二赛季他参加了NBA选秀。在芝加哥的选秀训练营,他接受了膝盖X光检查,放射科医生告诉他一个新闻:他当时之前的几年都在完全没有ACL的情况下打球。即使布莱尔都说自己被震惊了。他知道自己的膝盖受过伤,但是他说他完全不知道第二次受伤伤到了ACL。NFL电光队的四分卫Philip Rivers参加2008年美国橄榄球联合会冠军赛时没有了右膝的ACL。匹兹堡钢人队的外接手Hines Ward则没有了左膝的ACL。但是从来就没有职业球员两膝的ACL都没有的先例。

当然,这个新闻被NBA球队知道之后,他的选秀排名大幅下降了。本来他能够进入第一轮,但是最终他只在第二轮总37顺位被圣安东尼奥马刺队选中。有很多理论试图解释是什么使得布莱尔继续打球,而不是膝盖情况每况日下。最具有说服力的是布莱尔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锻炼自己的股四头肌、腿筋和小腿肌肉,最终他们超于常人,能够起到稳定膝盖的作用。

他的一个说法并不是很天方夜谭,那就是他的经历完全可以拍出一个不错的电影。


为什么女性比男性更容易受伤?

我们现在已经知道ACL撕裂的大致原因:落地姿势不正确和膝盖扭转。但是这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一个受过训练的运动员会做出错误的决定呢?或者,为什么ACL无法承受扭转力,这不是造物主设计ACL的目的吗?各种理论多了去了。有证据表明疲劳是原因之一。大多数ACL撕裂事件发生在比赛末端,那时候运动员们累的可能都冒烟了。罗斯的外科医生Cole发表了一篇文章,说明了在NBA,ACL撕裂一般都发生在上场时间比较长的球员身上,时间点一般是下半场。有一些证据表明,ACL伤病随着人工场地的使用增多能而增加了,它们比起草地对膝盖压力更大。事实上冰球运动员ACL撕裂的伤病的确比篮球运动员、橄榄球运动员、和足球运动员少,部分是因为曲棍球场地让运动员膝盖受到的压力小一些。
有一个基因层面的解释,这个解释由达拉斯小牛队的队医Tarek Souryal提出。他相信罪魁祸首是ACL位于的隧道或者槽口。如果槽口比较窄的话,ACL就没有机动性。Souryal说,那些槽口较窄的人出现ACL撕裂的概率是槽口正常的26倍,或者由于正常大小的ACL无法适应较小的槽口,或者小槽口使得ACL较小(有些医生对此持反对意见)。事实上,德胡安-布莱尔这个赛季说他被告知他的ACL出问题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太小。其他研究表明有一些经常出问题的运动员来自于同一家族,但是医生们不喜欢归因于基因。这也许是一个家族性的因素——也就是说,有些家族相对于其他家族在竞技运动方面更加活跃,所以他们更可能出现ACL撕裂的情况。

还有一个神经学角度的解释。此项研究表明,膝盖有两种稳定方式:静止方式(ACL或者移植作为替代的移植材料)和动态方式(围绕膝盖的股四头肌和腿筋)。股四头肌和腿筋与膝盖协作,以保证膝盖稳定,防止ACL反常转动。但是有时候协作会出一些问题。有时候两者的同步出了问题,肌肉没有抵补韧带上受到的压力。另一项研究发现了腿筋的一个潜在因素,也就是腿筋对作用力反应较慢,研究者认为是这一点导致了ACL缺陷。研究着重于女性运动员,她们出现ACL伤病的几率远远大于男性。原因仍然是不确定的:窄小的槽口,膝盖骨内翻的骨骼结构,尤其是她跳起落地后倾向于胫骨向后导致压力无法分散,甚至荷尔蒙都可能是影响因素。唯一的正面因素是,最少是传说中,女性的恢复比男性更好。原因据Paine所言,是因为女性在训练中一般比男性更加坚强。


大脑秀逗了?

然而,这些都不能解释,为什么现在ACL撕裂伤病比过去更加频发。很自然,有很多理论试图解释这一点。有些人认为扩大的运动员花名册是罪魁祸首——过去只要运动员只要ACL受损,肯定会在进入NBA或者NFL老早之前就被踢出局了。有些人责备训练。德胡安-布莱尔认为很多人,尤其是ACL伤病大户的控卫,并不锻炼自己的腿部。他们训练自己的速度。Kevin Wilk,一名和Andrews医生合作甚密的训练师,很赞同提前准备之一概念。他说NFL球员也许在参加训练营时情况良好,但是没有达到橄榄球体型那么好,时间比之前更短的训练营只会加剧问题。我之前和他们聊过的任何一个医师都不知道任何一支球队会做相关的练习来减少ACL受到的压力。有些人责备新的NFL规则迫使球员扑搂时瞄准下半身而不是更高的身体部位,这意味着球员的膝盖更可能受到撞击。有些人责备运动本身的演变。ACL撕裂受害者之一的尼克斯队摇摆人伊曼-香珀特高速ESPN的Ken Berger说,“你看过鲍勃-库西那个时代的人打球,他们打球时移动都是跑直线,现在变向过人和欧洲步则多得多,你会见到像詹姆斯-哈登这样的”身体弓起来护球,突然启动或者投篮的球员。我们身上的各种压力越来越多了。”

但有一些其他的理论可以帮助解释ACL伤病增加的原因。医生和训练师称之为“本体感觉”。本体感觉是一个人的各个身体部位在不同时间和空间时产生的自我感觉。这是一个关于精神和身体关系的概念。你的自我感觉使你的大脑能够协调一切,包括你的肌肉和韧带,这样你的身体才能够正常运转。但是本体感觉需要瞬间反应。有时候本体感觉还会短路,尤其是当你的身体面对新的挑战和压力的时候,而运动员一般经常面对这种情形。
Brian Cole称,本体感觉是为什么运动员在自己训练或者在场地中处于单独一人的情况下很少受伤,而总是在面对对位运动员才出现ACL撕裂的原因。甚至Reggie Wayne的伤病也是预期其对位球员的可能动作才发生的。本体感受要求球员提前预期他的身体相对于对位运动员将会在哪个位置。当一个篮球或者橄榄球运动员不能精确得预测到他的物理位置,当他的大脑没有给身体关节发送精确地信号,膝盖就很容易处于一个错误的位置,导致ACL无法适应。同时,随着运动员块头更大,更加迅速和强壮,运动需要更多的欺骗性动作,本体感觉就变得更加复杂了。所以,ACL伤病并不是单纯的韧带不够给力,出问题的是我们的整个个人导航系统。某种意义上,我们是“咎由自取(victims of ourselves)”。这让ACL撕裂不仅是一个运动层面,而且是心理层面的挑战。


未来之路

Kaya Turski与Adrian Peterson和德胡安-布莱尔这两个人没有多少相似点。她只有5尺5寸左右的身高,这让帮助她飞跃天空,这正是她的职业。Turski是五届花样滑雪世界冠军。她站在这项运动的顶峰,还将要首次参加2014年二月份的索契冬奥会。如果说她是花样滑雪运动中的传奇的话,在ACL手术的历史上,他同样是一个传奇。

到了现在,你也许已经猜了出来,Kaya之前也经受过ACL撕裂伤病。事实上,甚至不止一次。2007年胰腺伤病恢复之后她首次ACL受伤。重上滑雪板14天之后,新西兰训练的她只在尝试一个50英尺跳跃,落地的时候,感觉右膝盖感觉不对。”砰的一声,太可怕了“她回忆说。她立即意识到他的膝盖前交叉韧带又出问题了。事实上,他的MCL(内侧副韧带)和LCL(外侧剐韧带)也断了。但是在做了腿筋移植和艰苦的恢复训练之后,她在九个月之后顺利回到赛场。

Alexis Boichard/Getty Images
第二次伤病发生在2010年4月。她当时正在争夺她的第三个世界冠军。他当时已经稳拿金牌,正在尝试一个新招——一个两周半空中转体。落地之后,她知道她的左膝盖出问题了。但是她恢复之后,感到比之前还要健壮。之后他还经历了第三次伤病,去年八月份她在俄勒冈训练,在训练另外一个动作时失去了平衡。

如果再进行一次正常的重建手术的话,没准她就没希望回归赛场,参加索契冬奥会了。她考虑过暂时不进行手术。但是最终她做了研究,最后决定接受合人造韧带移植手术。人造纤维移植手术一直名声不佳,部分是因为它也许暂时有效,但长期来看最终都失败了。但是她知道这是她最后的机会,Litchfield医生不情愿得答应了她的请求,因为她告诉索契冬奥会很可能就是她的绝唱,即使没有长期保持也不要紧。但是,他提出了一个条件。他将人造韧带缠绕在从一具尸体上取得的韧带外面,以免Turski未来退休之后有机会避免修正手术。这种做法,据Turski所知,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这种手术的成效还有待观察,但是Turski比恢复周期八个月的Adrian Peterson更加现象级。她没有那么多时间。她只有六个月时间恢复,这将会成为一项恢复时间的记录。她说所有的事情都在”快进“。仅仅三个月之后,他已经能够跳跃,本月(十二月)早期她有望重回滑雪道。秘诀就是,她说,面对伤病不能妥协。她必须战胜伤病。她已经三次做到了这一点,现在面对奥运会,她和她的ACL暂时还在”休战“。Turski说,“只要膝盖合作,我就觉得自己获胜的机会就很大。”

原文标题:The Nastiest Injury in Sports
原文链接:http://www.grantland.com/story/_/id/10072331/derrick-rose-rob-gronkowski-rise-acl-tears
翻译者:willyou1990
备注:本文转自虎扑体育


微信扫描下方小程序码测量膝关节康复角度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前叉之家 - 专业的前交叉韧带半月板损伤康复交流社区

商务合作联系我们